当前位置 : 女声网首页 > 动态

性别最平等国家并非一天建成,女性参政是关键一步
 
摘要:从今年1月1日起,冰岛正式开始执行一项新规定:支付给男性的工资比女性的更高是违法行为,新的平权条款使得冰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立法禁止性别工资歧视的国家。

从今年11日起,冰岛正式开始执行一项新规定:支付给男性的工资比女性的更高是违法行为,新的平权条款使得冰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立法禁止性别工资歧视的国家。

 

在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冰岛连续九年位居榜首,即世界上男女最平等的国家。这项调查主要参考了男女获得的经济机会、政治赋权、教育机会以及健康与存活率等指标,冰岛在多数指标中都处于领先地位,例如政治赋权方面,冰岛在过去50年中有20年处于女性领导人的统治下,目前接近一半议会成员是女性。

 

然而同一份报告里,中国在全球144个国家中排名第100。女性和男性的同工薪资比仅为64%,这意味着女性需要承担比男性更多的无偿劳动,才能拿到和男性一样的薪资。而我国的高级官员、高层管理人员中的女性比例(0.201)也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0.320)。

 

如何建设一个性别更平等的社会,或许这篇介绍冰岛政治参与的文章能带给我们一些启发。

Vigdís Finnbogadóttir,一位离异的单身母亲,在1980年选择竞选冰岛总统时,北欧国家议员中的女性数量仅有5%

 

“我从未想过我会当选,”坐在富丽堂皇、富有现代主义建筑气息,并以她名字命名的雷克雅未克冰岛大学多文化学院中,她说,“我只是想证明女性也可以参选。”

 

但就在那一年的八月,她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位经选举产生的女性国家领导人,而长达16年的任期让她无需故作谦虚。

 

“我经常能听到人们说,这改变了一切,”已经87岁高龄的Vigdís如是说。

 

其她女性们会想,如果她能做到,那么我也能。

 

在我这个年纪,有时仍然会听到她们的感谢,感谢我树立了她们的人生榜样。

 

在这个小国里,几十年的历史无可置疑地证明了女性当选,不仅是对于女性自身及其家庭有利,而是所有人都会从中获益。尤其在这个被唐纳德·特朗普当选刺激、女性参政意愿空前高涨的时期,冰岛或许可以成为指引我们国家前进的灯塔。  

 

毫无疑问,更加性别平等的政体和对女性更加友好的政策,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育婴假、日托、性别收入差距——在女性入主议会之前,没有任何一项曾被当成主要议题讨论过。

 

——Brynhildur Heiðar,冰岛女性权益组织执行经理

Vigdís Finnbogadóttir1980年创造历史之后,冰岛女性参政数量直线上升,使其成为了除配额制国家外,议会性别比例最为平衡的国家。即使在201710月数额突降的情况下,女性仍占据政府人员的38.6%。而在201712月,女权主义者Katrín Jakobsdóttir成为了冰岛的新总理。

  

无独有偶,去年,冰岛被世界经济论坛第九次排为全球性别最平等国家,经济学人也将冰岛认证为世界上最适合女性工作的国家。

 

与之相对比的是,在2016年选举过后,美国在女性政治赋权项排名从第52位陡降至令人忧郁的第104位。直至今日,女性国会议员数量仍然只占19.6%——其中参议院占21.0%,众议院占19.3%

 

美国同样还是唯一一个工业国家中不提供带薪产假的,且全日制儿童托管费异常昂贵。同时,美国还有着在所有发达国家中最高的孕产妇死亡率。

 

类似于这样的不公正,激发了富有自由精神的美国女性对于政治活动热情的日益高涨。

例如“美国崛起(Emerge America)”——一个致力于促进民主党女性竞选职位的政治团体,最近有报道称报名参加该培训项目的申请增长了87%。而“艾米莉名单(Emilys List)”——一个为支持堕胎权的民族党女性候选人做后盾的政治团体,日前表示,自总统选举后,超过22,000名女性对竞选公职表达了兴趣——环比去年的少于1,000人的情况出现了巨幅增长。

 

在弗吉尼亚州,共100名州参议员议员中,女性参政人数将从17位增长至2018年的28位,其中包括两位拉丁裔女性首次获得弗吉尼亚州州参议员席位。

 

女性当竞选组织(She Should Run)创立人Erin Loos Cutraro表示:“这体现了一个趋势。”

 

女性之中有两股紧迫感,在敦促她们在改变不足的同时,使用她们的经验、通过她们的视角,来建立一个更加健康的政府。

 

有诸多研究证实了这种紧迫感:乔治城大学政治系教授Michele Swers发现,自由的女性议员平均共同提出10.6项与女性健康有关的提案——比男性议员多5.3项。而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同样显示,女性国会议员能够完成更多事项——在国会会议中,女性议员相比男性议员,通过了两倍的提案。

 

议员、对女性友好的政策以及对家庭友好的政策,三者之间的联系在冰岛已经被证实很久了。Heiðar表示,“从我们的角度看,毫无疑问,女性进入国会会促成更多有益女性的政策。”

从历史角度研究关键政策为这个观点提供了更多依据: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自多位来自女性联盟(Womens Alliance)的成员竞选议员成功、及Vigdís Finnbogadóttir在十年前当选总统后,冰岛出台了一项为两岁及以上儿童服务的全日制、高补助性的日托政策。 

 

2000年起,国会议员中超过三分之一都是女性,冰岛出台了九个月的陪产假法律,同时为父母双方提供了各三个月的额外带薪假期,及另外三个月的分摊假期。这在当时是全球带薪陪产假最长的法案。

 

这在一夜之间改变了社会。

 

——Ólafur Stephensen,冰岛贸易联合会总秘书长,两个孩子的父亲

 

下一个推动源自2008年的金融危机,随着冰岛银行业的崩溃,经济陷入极度萧条。于是在下一年的竞选中,女性获得了43%的席位,同时,Jóhanna Sigurðardóttir成为了冰岛首位女性总理——同时也是世界第一位公开的性少数国家领导人。

 

“因为2009年事情的一片混乱,女性席位的增加几乎没有被注意到,”Heiðar表示,“但我们从一个’正常’的民主体制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性别平等的议会——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胜利。”这个国家短暂地在2016年达到了“性别均等”,此时距离冰岛女性获得投票权已经过了101年。

 

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冰岛出台了公司董事会女性配额标准、脱衣舞俱乐部及性交易禁令、家庭暴力实行者从家庭中除名、以及近期推行的促进雇主实施性别薪资平等等多项法案。

女性政治代表赋予了其她女性在其它行业中登顶的机会,Sigríður Björk Guðjónsdóttir——雷克雅未克第一位女性警察局长表示,自从2014年任职以来,她将处理针对女性及女童的暴力犯罪作为首要任务。

 

所以,美国女性能否从这个先进的、只有33万国民的小国中获得任何启发?

 

冰岛女性历史档案馆前任主管Auður Styrkársdóttir,从华盛顿女性大游行中看到了一些共性——50万人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参与游行,另有150万人在世界各个城市一同游行——这与1975年冰岛女性罢工大游行一样,都是争取女性权益运动中的一个重大事件。

 

1975年当天,冰岛五分之一的女性人口,约2.5万人,聚集在首都雷克雅未克的街上,集体抗议薪资微薄、女性政治参与度低、及繁重无偿的家务劳动。当时,90%的冰岛女性停止了工作和家务劳动。

 

这是所有人的一个转折点。

 

——Auður Styrkársdóttir

如果说这个微小的国家有什么能够教导美国的,那就是——永远不要放弃。

 

坚持下去。冰岛女性的今天不是凭空得来的——我们需要一路抗争,并且抗争仍在继续。

 

——Auður Styrkársdóttir

 

是的,即使在冰岛这个具有性别平等自豪传统的国家,曾经取得的进步仍然可能会被动摇。

 

就如同近期选举时,女性参政比例的下跌,以及性别薪酬差距仍有16%,仍有多项职业存在性别歧视。此外,自从冰岛在金融危机后降低了父亲的陪产假薪酬,愿意选择休陪产假的男性比例也在减少——从2008年的90%将至2016年的74% 

 

不过,或许冰岛仍然是个幸运的国度。至少她有像Vigdís Finnbogadóttir这样的勇士,可以激励着年轻的女性继续战斗。 

 

“我认为目前的结果只是一个巧合,我相信下一次会更好。”

 

尽管政党中的性别平等不是强制的,但它已经成为了人们所习惯的。

 

“它不是一项法律,但却是道德上被接受的。我们需要女性掌权——在社会上,当女性拥有发声的权力时,一切都将改变。”

文章链接:http://mp.weixin.qq.com/s/I2u7NFzSajvq4WRJu8GfMw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