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女声网首页 > 批评

别让妇科检查床成为大多数女性最不想躺的床
 
摘要:

王詹娜去医院从没看过妇科,就别提妇科检查了。她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她知道有很多女性跟她一样。

中国平均每五名女性当中就有一名“王詹娜”,还有8.5%的女性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接受过妇科检查。

詹娜抱着自己绝不会得妇科疾病的侥幸心理小心翼翼活了24年,但她没想到妇科病主动找上门来的积极性有多高涨。

 

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妇女的一项调查让王詹娜陷入恐慌和焦虑:

 

41%的育龄女性患有不同程度的妇科炎症,而已婚妇女发病率更高,达70%

 

屏幕上被标红和放大的一行字彻底使她坐不住了:

 

中国女性每年有20万人口死于妇科疾病。

手上出的汗让指纹解锁失效了。

 

20万人里多数都是因为癌症而失去生命。而对于癌症这种疾病,各类养生大课堂都给出了前所未有统一且确切的建议: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

 

遵循这条原则,就算是妇科第一癌——宫颈癌已经一脚踏进你家大门,八成也能在下一秒被扫地出门。



早期的宫颈癌经过积极治疗,其5年的生存率可达80%以上


宫颈癌发病率虽较高,但相比其他妇科癌症,它的死亡率并不是很高。宫颈癌进程相对缓慢,从前期到宫颈浸润癌一般要好几年。宫颈位置很浅,一旦出现病变可以通过肉眼看到,能够较早发现。而HPV检测(人乳头瘤病毒检测)、TCT检测(新柏氏液基细胞学检测)都可以比较明确地检查出宫颈癌的早期病变。


 


不知道是梅雨天气内裤没干透还是上次男友清洁没到位,王詹娜躺在床上玩儿手机酝酿睡意时突然觉得自己外阴有点瘙痒。


她打开百度开始“看病”。翻了几个伪装成科普文的小诊所广告,看了几个“专家坐镇”的在线问诊网站后,詹娜觉得自己毫无疑问的得了重病。


 


搜索完离家最近的医院地址,王詹娜终于摁下了锁屏键。


第二天詹娜并没有去医院,因为她看了一篇名为“妇科检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的文章,并逐条查看了全部评论。


 


面对妇科检查,不止王詹娜一个人望而却步了。人被恐惧所操控听起来不像一个理性的人,但很多时候人也只是动物而已。


 


不管任何一个身体器官和部位,健康出现问题有害怕和紧张的情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当生殖系统出现病症,一些女性则会产生特殊的担忧和惧怕。


异样与评判的眼光足以让你在别人眼中成为“私生活淫乱”的代表人物,日常生活不是在上床,就是在去上床的路上。亦或者,上了不干净的床。


 


当医生趴在我腿中间说我得了宫颈糜烂时,还以为自己得的是只有某种性工作者才会得上的‘职业病’。除了被忽悠做了价值上千元所谓的手术,还害得我突发‘急性性冷淡’。后来才知道这不是病!


 


——如今与男友琴瑟和鸣的谢小姐控诉道。


 


此种听起来就会联系到私生活糜烂的生理变化使很多人因此怀疑与贬低自己,甚至对性爱极度排斥和过度洁癖。这种无良的欺骗手段给“性”泼了无数盆脏水。


宫颈糜烂只是激素影响的宫颈上皮变化,此病名早已被取消


 


抓住害怕被别人评判,区别对待,与轻视的心理就像掐住了蛇的七寸、猫的后脖颈。社会对女性纯洁感与贞洁近乎变态的要求和幻想则让这些商家赚得盆满钵满。


 


对妇科疾病的虚假和过度宣传使当代女性被焦虑的漩涡团团围住,而使理性沉底的巨大石块是一句:影响生育。


 


这就像对男人说影响性能力一样恐怖,这两句话仿佛让女人无法成为“完整的女人”;而男人则无权成为一个“男人”


 


面对所谓的“生育是女性降临在世间的主要意义”,生殖焦虑给妇科疾病蒙上了另一层可怖的面具。


面对这些被利用与曲解的妇科疾病,产生鸵鸟心态的女性选择自以为是的认为不检查就等于自己没有得病,反正没有明显的症状。结果则是在“岁月静好”中错过最佳观察与治疗期。


 


 王詹娜说自己是被帖子里一张妇科检查的演示图吓退的。她还以为自己看到的是某成人影片的截图。


王詹娜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以这样的“体位”来检查身体健康,但她觉得自己害怕的理由跟评论里那些怕检查器械进入阴道而产生疼痛感的人不一样。


 


分享做阴道B超经验的女网友描述检测过程需要一个圆滑棒状B超探头进入阴道。王詹娜看到对此的一条评论后才明白自己在抗拒什么。


 


“爽吧。”评论者的用户性别显示为男性。


 


愤怒与羞耻杂糅的感觉过后,王詹娜突然意识到自己与这名评论的男网友差不多,不一样的是他给她们套上了“性”的枷锁、“赋予”了看似合理与文明的耻感。而她把这些,都给了自己。


 


女性的生理构造决定了妇科检查的形式与方法,这本身并不带有任何性质,无论是好坏、是非、高尚与下流、还是主导与被主导。一切的恶名与成见,都是人们一个一个的“标签”所堆砌的。


她说躺上检查床,就好像躺上了任人鱼肉的砧板;她说双腿大开放在支架上,就好像阴部被放进了展示柜;她说检查器具进入阴道,就好像“被插入”。


 


性器官被污名化、价值化的锅,不能让妇科检查来背。性器官何德何能可以被当做“特殊的器官”来对待?贞洁、羞耻、肮脏都是它的“人设”。


 


性器官的形象可谓变化多端。有时它是一种工具;有时它是被价值化的财产;有时它是一种筹码;有时它是被不洁化的脏物。但很少时候,它是一种器官。


也许在性器官出现健康问题的时候,人们才恢复它“器官”的身份


 


王詹娜想知道这名男网友是否还有其他的评论,最后终于在一则感觉做妇检是被“侵犯”了的留言下发现他留下的一句“真是被害妄想症。”


 


被害妄想症是因为思维混乱、逻辑不清而产生的。但这些女性却是被一种男权社会独有的“强大”逻辑所影响。这种逻辑里有清晰的等级观念,不容颠覆的权威核心,始终如一的性别刻板印象。


 


女性顺理成章的按照如此“强大”的思维逻辑走向从属地位,走向被动,走向被支配的一方。被侵犯和被冒犯的心理主导了她们,这种感觉尤其在躺下之后更如洪水猛兽。即便是作为花了诊疗费的消费者,躺在检查床上也仿佛被这种心理“鬼压床”。


王詹娜拿着镜子,看了自己的阴部很久。她平时会长时间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看,而把镜子放在两腿之间是第一次。她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阴部好像被抹上了一层负罪感,又被盖上一层羞耻感。但她最后在一团漆黑中看见了宇宙。


 


医生说王詹娜只是有点霉菌性阴道炎,还建议她隔一年就做一次全面的妇科检查。詹娜在妇科检查床上平静的躺着,如果问这是种什么体验,她说是一个女人对自己健康负责的体验。


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pwBbv2-WLbolJP_m59F9Ow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