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女声网首页 > 理论研究

深圳公共交通性骚扰状况
 
摘要:目录 第一节 调研设计与执行过程 一、调研背景 二、调研设计 三、调研过程 第二节 数据分析 一、受访者人口学分布 二、公交性骚扰的发生状况 三、公交性骚扰的认知情况 四、公交性骚扰的应对状况 五、受访者需求与期待 第三节 总结分析与行动建议 一、主要发现 二、综合分析 三、行动建议

第一节 调研设计与执行过程

一、调研背景

1. 公共交通性骚扰问题

       在全球范围内,公共场所性骚扰问题,特别是公共交通性骚扰(以下简称公交性骚扰)问题,是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印度孟买2012年的调查显示,80%的受访女性曾在公共场合被骚扰。阿富汗2015年的调查显示,93%的受访女性曾在公共场所遭遇性骚扰。法国2015年的调查结果表明,100%的受访女性曾在公交系统遭遇性骚扰[1]

       中国大陆也不例外。 中国社会科学院曾经在2013年以非随机抽样的方式进行调查,超过70%的被访者(119)曾在公共场所被陌生的异性触摸[2]。而2015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对1899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3.4%的受访者曾在公交车或地铁上遭遇性骚扰,51.7%的受访者遭遇性骚扰时未得到他人帮助[3]

       性骚扰问题不仅普遍,对于个人的影响也十分深远。2015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这项调查同时显示,在遭遇性骚扰后,50.2%的受访者感到愤怒,45.7%感觉恶心。中央民族大学白睿对性骚扰遭遇者的访谈调查显示,性骚扰会对被骚扰者(大多数为女性)的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4]

       性骚扰严重影响个人的身心健康,影响社会的秩序和稳定运转,针对此问题出台法律政策成为公众的心声。白睿的研究受访者中认为性骚扰是妇女权益问题和法制不健全问题的都占半数。 在人民网2013年组织的性骚扰行为北上广市民看法的民意调查中,受访者最希望加大处罚力度,比例高达52%,有44%的人希望加强专门立法。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调查显示,61.7%的受访者建议提高人们对性骚扰的防范意识,53.8%的受访者建议出台专门针对性骚扰行为的法律法规。

       以上数据显示了性骚扰尤其是公交性骚扰问题的普遍程度、严重程度,这是一个有害的社会问题,对个人和社会都造成了负面影响。而要解决这个问题,无论是意识提高的宣传、出台法律法规政策、加强治安管理,都需要不同职能部门,主动深入地联动。

2.已有调研

       从已有的资料来看,199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唐灿发表了《性骚扰在中国的存在》,被称为中国性骚扰调查的第一人。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间,陆续有关于性骚扰的学术成果被发表。已有的调研涉及了性骚扰的定义,性骚扰的发生概率、频率以及形式,受访者对于性骚扰的看法和处理建议,同时探讨了性骚扰的发生机制,并对中国现有法律政策进行了分析,指出了需要完善的部分。前后几十年的研究也表明,性骚扰问题一直存在,未曾得到很好的处理。

       现有的调研存在诸多不足之处。首先是数据陈旧,依然有调研频繁引用几十年前的数据,且近几年的数据更新程度不够;各调研之间差别十分大,概念设定不一,受访人群不一,测定方法也有很大差别;虽然很多研究中有体现不同性别间的差异,但是缺乏深入比对和分析;对于性骚扰对个人的影响,以及经历和理念的相互影响,个人的期待是没有系统性地进行调研的;除此以外,除了少部分对于立法的探究,在政策层面、政府层面的分析是几乎没有的。弥补之前调研存在的缺失,是这次调研很重要的一个出发点。希望以社会性别视角分析性骚扰问题,利用严密的测量和分析方法进行深入分析,并提供制度性建议,推动政策改变。

 

二、调研设计

1.     概念界定

       在对性骚扰进行研究之前,需要对性骚扰进行定义。性骚扰的定义根据各国国情不一略有差别。美国均等就业机会委员会将性骚扰的定义为不受欢迎的亲近、性要求,以及其它基于性的言语或身体的侵扰行为,强调职场性骚扰的双方之间存在明显的权力关系[5]

       英国《英汉妇女与法律词汇释义》对性骚扰做了更全面的界定:1)通过性行为滥用权力;2)在工作场所和其他公共场所;3)通过各种形式欺凌、威胁、恐吓、控制、压抑或腐蚀其他人;4)是性伤害的一种形式;5)常与其他形式的歧视交错;6)制造敌对环境[6]

       以上为一些西方国家的定义,在东亚的儒家文化区域,台湾的《性侵害防治法》定义性骚扰为,性侵害犯罪以外,对他人实施违反其意愿而与性或性别有关之行为[7]

       韩国的《妇女发展框架法案》规定,性骚扰为与性相关的评论和行为,导致性羞耻、反感、或者因为不接受此性要求便会在职场造成不利的。在职业的公共层面上,雇主或者雇员,利用其跟工作相关的身份、职位、关系来提出性要求等的行为[8]

       中国目前还没有法律对性骚扰做出明确规定,许多学者在研究当中给出了自己的定义。学者吴小英认为性骚扰最本质的特征,就在于它对于被骚扰者来说是一种不受欢迎的、非自愿的强迫性的性冒犯行为。这与另一学者潘绥铭强调的最重要的是主体究竟是不是感受到了被别人骚扰,而不是局外人如何评价该行为定义相似。

      由上可知,对于性骚扰的定义,各国略微不同,如很多法律法规定义了就业领域的性骚扰,有一些定义将性侵害与性骚扰分开定义等。

      综合以上定义的精要,本报告将性骚扰定义为和性有关的不受欢迎的言语、行为,对当事人造成了贬损、冒犯、伤害或者其他不利后果

2.     调研目标

   通过此次调研,希望可以呈现公交性骚扰问题的现状,具体地了解性骚扰的发生情况、应对情况、处理情况,呈现其中存在的性别差异,了解这个问题对个人会产生哪些影响、公众对这一问题的社会需求、有哪些期待和建议,以此提高社会公众和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对此的重视程度,建立起对性骚扰的防治意识,并且在公共政策和立法层面可以推动公共交通上面的性骚扰防治机制建立。

3.     调研对象

 为了研究的典型性以及建议的可推广性,我们将调查地点选在深圳。作为性别平等改革桥头堡,深圳是一个敢于创新、包容接纳的城市,也在经济、文化、地缘、社会发展处于领先地位。从2012年出台的以性别平等视角进行公共事务管理的《深圳性别平等促进条例》来看便可见一斑。另外在深圳,公交性骚扰的问题也亟需重视。2000年3月,《深圳周刊》和深圳大学等单位在深圳市六区随机抽样600人(女性330人,男性270人)进行调查:32%的人表示曾遭到各种性骚扰,其中,女性的比例是43%,男性为18%。深圳大学的另一次调查显示, 86.6%的被调查者认为现实生活中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性骚扰,公共汽车车厢、车站被认为是最容易发生性骚扰的场所[9]。因此,将深圳作为典型区域进行性骚扰防治实践,探索模式,将是非常合适的选择。对于研究者来说,深圳也提供了地理上的便利性。

4.     调研工具

    本次调研采用问卷形式,对路人进行随机实地采访。问卷设置为:受访者的人口学基本情况,对性骚扰的看法,遭遇公交性骚扰的状况(包括频率、形式、应对方式、影响),对防治性骚扰的看法和建议。

    收集到数据之后利用SPSS软件进行数据录入、整理和分析。

 

三、调研过程

1.     数据的搜集

    调研采用实地调查的方法,去往深圳各个地点邀请路人进行问卷填写,场合为公交地铁沿线的站厅站台、商场、饭店、街道、公园等。调查员分散在深圳如黄贝岭、五和、深圳北站、市民中心等或繁华或相对工业区的地方,实地偶遇主观抽样,兼顾性别、年龄、区域等分布特征。但为了更切实了解公共交通性骚扰最典型受害者的经历与诉求,根据以往研究结果,本项目偏重选取中青年女性作为受访主体。共收集了433份问卷,其中女性样本335份,男性样本98份。

2.     数据分析

    数据分析分为三大块:1)人口学信息;2)发生状况;3)期待和建议。同时对各变量之间做交互分析,查看人口学特征是否在发生状况和期待建议中呈现出差异,以及发生状况是否会影响期待和建议。另外,特别关注性别对比和差异的分析。

3.     报告写作

    整个报告构成为:调研设计与执行过程的说明(包括调研背景、调研设计和调研过程);然后是数据分析,分为五块,受访者人口学分布、公交性骚扰的发生状况、公交性骚扰的认知情况、公交性骚扰的应对状况、受访者需求与期待;最后是总结和分析主要发现,并提出具体的行动建议。

    报告的目标是要提高各方防治性骚扰的意识,并根据现有经验教训提出防治建议,最终让性骚扰的问题得到治理。


第二节
数据分析

一、受访者人口学分布

1.      性别构成

    本次问卷受访者当中女性共335人,占77.4%;男性98人,占22.6% 。基于女性更容易受到性骚扰,我们侧重收集女性受访者,以便充分分析不同女性之间的经历的差异。相较而言,我们将男性的问卷作为分析时的参考,因此收集一定量男性数据作为对照。

 

2.  年龄构成

  此次调研将年龄段分为0-18的未成年人、19-35的青年成年人[10]、36岁以上(中老年人)。未成年人有40人,占9.2%;大多数落在19-35这一年龄层,占76.4%;36岁以上有57人。划分年龄是为了试图呈现不同年龄层的遭遇和观念。

 

3. 职业构成

    受访者的职业大多数是公司职员[11],占54.1%,学生有18.2%,部分来自工厂(5.3%),事业单位和政府部门5.5%。不管就职何种单位,属于一般员工或底层管理人员的占49.4%,中高层管理人员占15.5%,其他(创业、自由职业等)占8.4%,无业或者半就业占7.2%。划分职业是为了试图分析阶层、经济因素等是否与性骚扰相关。

 

4. 活动区域

    最近两年[12]内,受访者多在深圳繁华市区活动(73.5%),非繁华区域占34.3%。

 

二、公交性骚扰的发生状况

1.     公交性骚扰发生概率

    433位受访者当中,有147人曾经在某类公交工具上遭遇过性骚扰,比例为33.9%。

    若将性别和发生性骚扰概率交叉分析看[13],女性比例为42.1%,而男性为6.1%。、由此可见,相比于男性,性骚扰对女性来说是更为严重的威胁。

    不同类型的工具上,性骚扰发生率略有差别。公交车比例最高,其次是地铁。出租车、大巴、飞机、高铁、火车等比例相对较低。这可能跟不同公交工具的使用频率、使用度、拥挤程度等有关。

 

不同公交工具类型和遭遇性骚扰比例

类型

公交车

地铁

出租车

长途大巴

火车

高铁

飞机

频次

103

58

9

4

7

6

2

百分比

23.8

13.4

2.1

0.9

1.6

1.4

0.5

 

2. 近两年深圳公交性骚扰概率

   在过去两年,共有94人在深圳的地铁或者公交车上遭遇过性骚扰,占总人数的21.7%。其中17人遭遇频次达到了3-5次。

   各项数据显示,深圳的公交车上发生性骚扰概率要大于地铁。这与深圳公交的拥挤程度和使用程度较高有关[14]

   94人中,男性有4位,意味着女性在深圳主要交通工具上遭遇性骚扰的比例为27.2%。

   32.5%的未成年人在过去两年遭遇过性骚扰,高出平均值10多个百分点。

   不同职业中,学生群体30.4%遭遇过性骚扰,要高于平均值。学生和未成年人群体是性骚扰问题很显著的受影响者,这需要教育部门、学校做好系统的防治性骚扰教育,治安、公交管理部门建立反性骚扰机制,为学生们创造良好地出行环境。

 

3. 公交性骚扰形式

   由下表可知,在近两年的深圳遭遇过公交性骚扰的人中,最普遍的骚扰形式[15]是口头挑逗和目光接触、窥视以及过分贴近,但是地铁上前者较多,而公交车上有很多过分贴近,这与深圳的公交使用率、拥挤程度更大有关。 

 近两年深圳公交性骚扰形式

形式

口头挑逗和目光接触、窥视

非接触型性动作

过分贴近(非性器官接触)

性器官接触



[1]   StopStreetHarassmentStatistics – The Prevalence of Street Harassment

     http://www.stopstreetharassment.org/resources/statistics/statistics-academic-studies/

[2]   中国新闻网:我国性骚扰现状

     http://lady.qq.com/a/20111130/000282.htm

[3]   中国青年报:53.4%受访者曾在公交车或地铁上遭遇性骚扰

     http://zqb.cyol.com/html/2015-06/25/nw.D110000zgqnb_20150625_2-07.htm

 [4]白睿:《空间、身体与被忽略的女性——1000名女性的公交性骚扰调查》,中央民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9

[5]   U.S.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Sexual Harassment

     https://www.eeoc.gov/laws/types/sexual_harassment.cfm

[6]   王雪梅:《社会性别视角下的性骚扰定义浅析》,《妇女研究论丛》2006 5 12-15

[7]   台湾:《性侵害犯罪防治法》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D0080079

[8]   KoreaThe Framework Act on Women’s Development

     https://askkorealaw.com/2008/03/10/what-constitutes-a-sexual-harassment-under-korean-law/

[9]   张绍明:《中国反性骚扰立法研究》,北大法律信息网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FullText.aspx?ArticleId=47370&listType=0

[10]根据201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对青年的定义是14-35周岁。

[11] 在城市将搭乘地铁和公交作为主要出行工具的更多是城市白领阶层。

[12]问卷收集日期为20173月中,因此最近两年年是20153月-20173月期间。报告中称的近两年,皆为这段时期。

[13]在分析两个变量前,会用卡方检验查看变量之间是否存在相关性,若卡方检验皮尔逊(P)值低于0.05,则证明变量间有关系,进而分析具体是什么关系和原因。而性别和性骚扰发生概率之间P值近0

[14] 深圳公交汽车在2016年的载客量为186799.43万人,而地铁为129713.49万人(包括换乘人数),公交的载客量要远远超过地铁的载客量。

[15] 原选项为下文认知情况当中的十二个选项,现根据是否涉及性动作、性器官、是否接触等合并为四项,便于呈现结果。



百分比(地铁)

52.13%

10.64%

30.85%

17.02%

频率(公交车)

27.66%

18.09%

40.43%

17.02%

 

      

   而在这些遭遇了性骚扰的人当中,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公交车上的要多于地铁[1]

在最严重的遭遇中,比重最大的还是过分贴近,但是性器官接触和非接触型性动作的比重显著上升。

 

近两年遭遇的最严重的性骚扰形式

形式

口头挑逗和目光接触、窥视

非接触型性动作

过分贴近(非性器官接触)

性器官接触

频率

29

25

42

28

 

        

   在这些最严重的遭遇中,未成年人遭遇到的非接触型性动作比例要更高[2],比如当面自慰、模仿性动作等,可反映出未成年人面临的的敌意环境。

 

三、公交性骚扰的认知情况

 

1. 什么是性骚扰

   问卷列举了公交性骚扰会存在的一些形式,给受访者判断这些形式当中哪些是性骚扰。从下表可以看出,对于性骚扰基本选项有超过50%的认同,但是有一些略有争议。像口头挑逗和目光接触、窥视,调戏性地吹口哨或挤眉弄眼这一类言语上的性骚扰,受访者的认同度较低。加之所有选项都没有超过80%的认同度,可以看出性骚扰的概念还需普及,由于性存在着巨大的污名,性骚扰也成为某种意义上禁忌的话题,关于性骚扰的宣传和教育应当加强;另外言语骚扰等这些不受重视的形式需要被看见。

 

受访者认知当中什么是性骚扰

形式

认同率

对着装、外貌进行带有明显性意味的评价,比如,“穿得好骚”

43.0%

用涉及性器官或性行为的词语进行辱骂

63.6%

做出模仿性行为的肢体动作

66.6%



[1] 选项为多选题,因此各项百分比之和高于100%

[2] P值为0.009


讲色情笑话

50.7%

调戏性地吹口哨或挤眉弄眼

47.4%

盯着您的胸、臀或裆部看

65.2%

偷拍您的胸、臀或裆部

75.2%

暴露性器官

75.0%

当面自慰

74.3%

身体上过分贴近

75.5%

触摸胸、臀或裆部

79.7%

用性器官触碰身体

79.0%

 

 

2. 不同性别对性骚扰的认知

       从下表可以看出,对于什么是性骚扰,女性的意识是要普遍高于男性的,男性比女性普遍低20多个百分点,可能的原因在于:1)大部分性骚扰受害者是女性,男性受害相对比率低,女性对于性骚扰问题的敏感度和关切度理应高于男性;2)另一方面,施害者多为男性;3)男性受害后更为隐秘。而对于上述言语性质的骚扰,女性认为其是骚扰的比例也要大大高于男性。对于比较严重的性器官触碰或被触碰、过分贴近,女性的认同率为80%。说明在宣传防治性骚扰意识时,对于男性的教育是非常必需的。特别是大多数骚扰者为男性时,让男性知道性骚扰并有效认识性骚扰的危害,让男性参与到性骚扰防治,也是非常重要的。

 

不同性别对性骚扰的认知

形式

男性认同率

女性认同率

对着装、外貌进行带有明显性意味的评价,比如,“穿得好骚”

24.0%

48.5%

用涉及性器官或性行为的词语进行辱骂

43.8%

69.3%

做出模仿性行为的肢体动作

49.0%

71.7%

讲色情笑话

27.1%

57.5%

调戏性地吹口哨或挤眉弄眼

35.4%

50.9%

盯着您的胸、臀或裆部看

39.6%

65.72%

偷拍您的胸、臀或裆部

63.5%

78.6%

暴露性器官

59.4%

79.5%

当面自慰

64.6%

77.1%

身体上过分贴近

55.2%

81.3%

触摸胸、臀或裆部

68.8%

82.8%

用性器官触碰身体

67.7%

82.2%

 

 

3. 不同年龄段对于性骚扰的认知

       通过下表的对比可以很明显看出未成年人对于性骚扰的认知要普遍高于老中青年。另外,中老年的认知也普遍略高于中青年。

 

不同年龄对性骚扰的认知

形式

未成年人认同率

青年人认同率

中老年人认同率

对着装、外貌进行带有明显性意味的评价,比如,“穿得好骚”

66.7%

39.6%

46.4%

用涉及性器官或性行为的词语进行辱骂

82.1%

59.5%

75.0%

做出模仿性行为的肢体动作

82.1%

64.9%

66.1%

讲色情笑话

66.7%

48.5%

51.8%

调戏性地吹口哨或挤眉弄眼

64.1%

44.8%

50.0%

盯着您的胸、臀或裆部看

84.6%

62.5%

67.9%

偷拍您的胸、臀或裆部

84.6%

72.9%

80.4%

暴露性器官

82.1%

73.2%

80.4%

当面自慰

87.2%

71.0%

82.1%

身体上过分贴近

84.6%

73.8%

78.6%

触摸胸、臀或裆部

84.6%

77.4%

87.5%

用性器官触碰身体

87.2%

76.5%

87.5%

 

 

4. 不同职业对于性骚扰的认知[1]

      下表显示了不同职业对于性骚扰形式的认同有很大的区别。学生显然是对性骚扰认知程度最高的群体。工作群体中,高层管理人员的认知程度要高于中低层、无业及半就业人员。形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可能包括,一是近几年女权主义者在如社交网络、新媒体上面的性骚扰公众教育努力,让学生、未成年人的群体对于性骚扰的认知大大提升;另外学生群体、未成年人是性骚扰的问题的很大受害人群,对于性骚扰的敏感度更高。二是在性骚扰认知上面的阶级差异。高层管理人员有机会接近更多社会资源、信息和学习机会,因此认识更高。这意味着反性骚扰教育需要触及到更广泛的公众,需要发展全民防治性骚扰的机制。

 

不同职业对性骚扰的认知

形式

学生认同率

中低层员工认同率

高层管理人员认同率

无业半就业人员认同率

对着装、外貌进行带有明显性意味的评价,比如,“穿得好骚”

61.5%

36.9%

45.5%

42.7%

用涉及性器官或性行为的词语进行辱骂

75.6%

57.5%

71.2%

58.1%

做出模仿性行为的肢体动作

79.5%

60.7%

68.2%

64.5%

讲色情笑话

56.4%

49.1%

54.5%

45.2%

调戏性地吹口哨或挤眉弄眼

52.6%

43.5%

53%

51.6%

盯着您的胸、臀或裆部看

76.9%

60.3%

70.8%

61.3%

偷拍您的胸、臀或裆部

83.3%

68.7%

81.8%

83.9%

暴露性器官

83.3%

70.6%

78.8%

71%

当面自慰

85.6%

68.7%

77.3%

74.2%

身体上过分贴近

79.5%

73.4%

83.3%

61.3%

触摸胸、臀或裆部

85.9%

74.8%

86.4%

77.4%

用性器官触碰身体

85.9%

73.4%

84.8%

74.2%

 

 

四、公交性骚扰的应对状况

1.     被骚扰者的应对方式[2]

   从下表可以看出,多数人会积极地向外界求助或者以呵斥、反抗等方式进行自助,许多被骚扰者是具有反抗意识的。自救的比例更高一些,说明一些人遭遇性骚扰还是不习惯于向外界求助。

       但数据也显示,受访者在遭遇性骚扰之后还是有一部分人会选择不声张、默默忍受的(47.2%)。原因可能是一方面是由于性仍是存在着被污名的现象,对于性骚扰的受害者来说性骚扰是伴随着羞耻感的,所以反抗会有承受被污名的风险,大多数人遭遇骚扰都不愿意说出来,无论事发时还是事后;另一方面,公众也缺少向相关的责任方或者围观者求助的意识(在之后的为什么不求助数据当中有体现)这更需要相关职能部门进行宣传表明自己的在性骚扰方面的责任和职能,给公众更多救济途径。

 

被骚扰者的应对方式

应对方式

当场对外求助

当场当场自助

忍受

频率

27

38

58

比例

21.95%

30.89%

47.15%

 

      

       从下表看到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未成年人在遭遇性骚扰时,选择忍受的比例十分高。足以看出未成年人面临的无助处境,未成年人缺少可以求助的机制,只能忍受。另外未成年人群体和中老年群体都鲜少向外求助。以上都体现了建立一个可触及的反性骚扰救济机制的重要性,这样才能让受到骚扰的人及时获得帮助。

不同年龄群体的应对方式

年龄群体

应对方式

当场对外求助

当场当场自助

忍受

未成年

频率

2

2

12

比例

14.29%

14.29%

85.71%

青年

频率

24

31

42

比例

24.74%

31.96%

43.3%

中老年

频率

1

5

6

比例

8.33%

45.46%

54.55%

 

      

       从下表可看出学生和中低层工作人员呈现出相似的情况,即大多数情况下选择忍受。高层管理人员的向外界求助的概率要高于平均频率,忍受的比例很小。可以看到因为社会资源和社会地位不一致,不同群体的求助意识、自我赋权意识会不一致。因此强调公共职能部门的责任、让更多人知道很重要,另外通过宣传性骚扰防治的理念可以增进个体的赋权。

不同职业群体的应对方式

年龄群体

应对方式

当场对外求助

当场当场自助

忍受

学生

频率

6

7

17

比例

20%

23.3%

56.67%

中低层人员

频率

10

21

33

比例

15.63%

32.81%

51.56%

高层管理人员

频率

6

7

5

比例

33.3%

38.89%

27.78%

 

 

2. 不求助原因

       对于很多人遭遇性骚扰但是不向外界求助的情况,问卷中向所有受访者询问了他们认为的、不求助的原因[3]。大多数人(63%)认为遭遇性骚扰是羞耻的,而有一半多的人认为求助后也不会有实际作用,有近一半的人认为是担心受害者报复。由此可得的是:性骚扰受害者还是会承受着性的污名,很多人会认为被骚扰反而是羞耻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很多女性来说是羞耻的,需要配套的性教育以及辨清责怪受害者的文化的毒害;认为求助后不会有实际作用,说明了受访者对于相关责任方的期待程度和信任程度较低,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往常对于公权力和责任方履行职能上的既有的观念,尤其说明警方和地铁公交方面的业务能力需要提高;而担心报复的原因会是:对围观者会及时帮助的期望很低、对运营方/公权力及时有效处理期待也很低;另外还有一部分人不知道可以求助,这意味着公共职能部门在宣传自己的职能方面很不到位,很多公众不知道在遭遇一些情况的时候可以寻求这些部门的救济。

遭遇性骚扰不求助的原因

不求助原因

频率

比例

不知道可以向他们求助

73

17.6%

觉得向他们求助后也不会有什么实际作用

229

55.3%

担心性骚扰者报复

179

43.2%

觉得性骚扰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太在意

27

6.5%

觉得遭受性骚扰是令人羞耻的事情,不想声张

261

63.0%

 

 

3. 求助满意度[4]

         从下表看到,对于向外界求助的被骚扰者来说,求助过程满意度都未超过半数。而警方的不满意度要更高。因此三方面的反性骚扰建设都需要提高:警方需要建立起应对性骚扰案件的配套机制如如何出警、如何跟被骚扰者沟通、如何取证等;地铁和公交车内的工作人员也需要接受专业训练处理乘客被骚扰的情况;而围观群众出手相助,则需要更广泛的公众教育,宣传当其他人遭遇性骚扰时,需要有站出来的意识,并知道怎么帮助。

 

求助人群的满意度

求助方

满意度

较满意

一般

不太满意

警方

频率

6

4

5

比例

40%

26.67%

33.33%

地铁/公交车工作人员

频率

7

6

4

比例

41.18%

35.29%

23.53%

在场乘客

频率

6

9

5

比例

30%

45%

25%

 

 

4. 遭遇性骚扰的负面影响[5]

       性骚扰的经历给73%的被骚扰者都留下了一些乃至重大的负面影响。由此可见性骚扰给个人带来的影响。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重视这个问题的解决的原因。

遭遇性骚扰的负面影响

负面影响程度

影响小

有影响

影响大

频率

24

41

27

比例

26.09%

44.57%

29.35%

 

 

5. 负面影响来源

       被骚扰者的负面影响来自于不同方面,下表可知,大部分被骚扰者是因为骚扰这一行为而留下负面影响。但是也有人因为自己当时的反应不够而有负面影响。这需要提供被骚扰者一个支持性的环境,让被骚扰者站出来,并提供相关帮助。

       另外,负面影响来自于警方和工作人员的这个情况主要来自曾经向警方和工作人员求助的被骚扰者。15人向警方、17人向地铁/公交车工作人员求助过。说明20%的人因为警方的反应有负面影响;58.8%的人因为地铁/公交车工作人员有负面影响。由此可见治安部门和交通部门应当接受专业的性骚扰防治训练,更好地处理这些情况,而不是给求助者留下更多的负面影响甚至成为负面影响的主要来源。

 

负面影响的来源

负面影响来源

骚扰者行为本身

警方反应

地铁/公交车工作人员反应

在场乘客反应

自己当时的反应

家人/朋友的反应

频率

63

3

10

16

30

6

比例

49.22%

2.34%

7.81%

12.5%

23.44%

4.69%

 

 

五、受访者需求与期待

1. 对性骚扰负责的部门

        从下表可以看到,对于些部门应当对性骚扰问题负责,受访者认同率基本上都低于50%。原因可能一是对于政府各部门职能不清楚,对于各部门负责什么、如何操作、怎么维护社会秩序是存在疑惑的;另外在性骚扰问题上公共职能部门的长期缺席,并没有尽到让公众知晓自己职能的责任,让很多被骚扰想要寻求救济时无处可寻。

       在需要负责的部门中,受访者认为治安部门的责任是最大的。其次是公交/地铁的公司和主管部门,同时立法和教育也需要加强。

 

性骚扰问题负责的部门

部门

频率

比例

负责公共交通运输的政府部门(如交通委员会)

207

48.1%

立法部门(如人大会议)

191

44.4%

妇联

131

30.5%

治安部门(如公安局、派出所)

279

64.9%

地铁/公交公司

198

46.0%

教育部门

168

39.1%

目睹性骚扰事件的群众

162

37.7%

宣传部门

158

36.7%

 

 

2. 遭遇性骚扰时需要的帮助

         只有7人选择基本不需要外来帮助,说明绝大多数人认为性骚扰是需要外界有效介入的。最重要的三点是警方、工作人员可以及时介入,在场的乘客也可以出手帮助。另外法律援助和心理服务也被认为是需要的。

 

遭遇性骚扰时需要哪些帮助

帮助

频率

比例

报警后,警察及时且有效地介入

322

74.7%

地铁/公交车工作人员及时且有效地介入

326

75.6%

在场群众能够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

337

78.2%

给有需要的人提供后续的心理服务

240

55.7%

给有需要的人提供法律援助服务

222

51.5%

基本不需要任何外来援助

7

1.6%

 

 

3. 如何进行性骚扰防治工作

        对于怎么在平时进行性骚扰防治工作,大家对于性骚扰立法和治安执法的呼声最高,说明在性骚扰方面有法律保障是受访者来说是最紧急的。其次是反性骚扰的公众教育,让更多人知道怎么应对性骚扰、如何帮助和求助。另外地铁/公交可以制定相关的反性骚扰守则、对员工进行培训、并在公交工具上进行反性骚扰宣传也是十分重要。

 

如何进行性骚扰防治工作

防治措施

频率

比例

对公共交通性骚扰防治工作进行立法

329

76.2%

地铁/公交车公司制定性骚扰防治工作守则

280

64.8%

设置并宣传地铁/公交车性骚扰投诉渠道

294

68.1%

在地铁/公交车、相关站点投放反性骚扰广告

246

56.9%

对地铁/公交车工作人员进行性骚扰防治意识与技能培训

245

56.7%

及时且严厉处罚性骚扰者

336

77.8%

向公众宣传反性骚扰的知识

301

69.7%

 

 

第三节 总结分析与行动建议

一、主要发现

1. 基本状况

 33.9%的受访者曾在某类公共交通工具上遭遇过性骚扰。而21.7%的人是过去两年,在深圳的公交车或者地铁上面遭遇的。形式主要是口头挑逗和目光接触、窥视以及身体上的过分贴近。

 在性骚扰问题上,呈现出巨大的性别差异。42.1%的女性遭遇过性骚扰,而男性的比例仅为6.1%

 在深圳,公交车上发生的性骚扰要更频繁、更严重,更难以求助,地铁略次之。这跟深圳公交的客流量、使用率、拥挤程度、工作人员配备程度有关,但是随着地铁使用率增加、线路发展,地铁的性骚扰问题也不容小觑。

 性骚扰问题上同样体现着年龄差异,未成年人遭受性骚扰概率要大于其它年龄群体。并且未成年人显示了更多的脆弱性,因为无助会更会选择忍受性骚扰。

 性骚扰问题在不同职业/阶级上同样呈现不一样的情况,学生遭遇性骚扰概率更大。学生和中低层职员选择忍受概率更高、无助感更强;高层管理人员可能由于出行工具选择更多、拥有更多社会资源和求助意识,遭遇比例略低一些,也更愿意向外界求助。

 受访者在被骚扰时倾向于选择自救或者忍受,许多人忍受是由于认为被骚扰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并且一半以上受访者认为向外界求助无用、有些不知道求助是一个选项,说明公共职能部门的公信力较低、对自己的职能宣传也不到位。

 被骚扰者大多数因为这些经历留下了一定负面影响。大多数因为骚扰者行为,也有因为自己当时的反应。而向警方、地铁/公交工作人员求助的满意度也不高,这类人员需要专业训练。

 

2. 社会认知

 受访者对于性骚扰的一些具体的表现的认知情况还有待提高,对于语言、非肢体的性骚扰认同率较低。但是女性对性骚扰的敏感度要明显高于男性、未成年人高于其他年龄群体、高层管理人员高于其它职业。

 

3. 社会需求

 受访者对于在性骚扰问题上的公共职能部门的了解和期待还需提高。受访者呼声最高的部门是执法部门,另外还有交通运输和管理部门、立法部门。

 8.4%的受访者认为在遭遇性骚扰时是需要外界帮助的。最需要的是警方、地铁/公交工作人员及时有效介入,以及在场乘客力所能及的帮助。

 对于平时如何做性骚扰防治工作,受访者认为立法和有效执法最重要。其次是公众教育,地铁部门设置相关反性骚扰制度和救济措施。

 

二、综合分析

       从以上数据呈现和总结来看,性骚扰问题呈现了社会问题的不同面向,多种因素交杂,体现了更多的深层的制度和结构的问题。

 反性骚扰问题是十分严重的,而反性骚扰宣传和机制建立是极度缺失的。

      从数据可以看出,近一半的女性受访者都是性骚扰的受害者。而这只是公交工具上性骚扰的数据,性骚扰可以发生在任何场合任何人群当中。而个人在如何应对性骚扰上面是缺少信息、缺少救济措施、缺少帮助的。与此同时,有关的责任部门并没有建立有效防治性骚扰的机制,公众的需求没有得到回应和满足。

性骚扰问题是性别、年龄、阶级因素相交叉的呈现。

       从数据可以看出,女性是性骚扰是主要受害人群,且比例非常高。同样,未成年人、学生群体也受到性骚扰问题的困扰。这使得这些人群对于性骚扰有更多敏感度,但是面对性骚扰出于更加脆弱的处境当中。另外由于缺少足够信息和支持,这样的困境一直没有得到改善。

 



[1] P值皆低于0.05,不同职业对于性骚扰的认知不同。

[2] 原选项为报警、向地铁或公交车工作人员求助、向在场乘客求助、拍照记录保存证据、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向公众求助 、肢体反抗、大声责备呵斥骚扰者、眼神警告但不声张 、默默忍受或默默走开九项,后根据自救、向外求助、忍受三个标准合并,集中数据。下同。

[3] 此项是询问所有受访者的多项选择题,因此采用的比例是占总人数的比例。

[4] 为集中数据,本来选项为非常、比较、一般、比较不、非常不满意,将两端合并。

[5] 和满意度同理,合并两端,集中数据。

 没有职能部门的对性骚扰问题制度性的改善,性骚扰问题很难得到解决。

       个体在应对性骚扰问题上选择自救,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救济途径,而因为反性骚扰意识没有成为公众共识,旁观者也较少出手相助。数据足够地体现了希望外界求助的需求,但是现在来说无论是警方还是公交责任部门,都没有起到很好的帮助,有时甚至成为被骚扰者负面影响的来源。性骚扰的问题无法靠个体去解决,它需要公权力部门调动资源,各个部门相互协作,在主流议程中宣传反性骚扰意识、宣传应对措施、鼓励互相帮助,并在各部门建立有效的措施,在性骚扰发生时候可以有效介入,对员工进行培训,对性骚扰行为和性骚扰者进行严肃处理,才能渐渐解决这一严重的社会问题。

 

三、行动建议

1. 已有经验教训

     关于性骚扰问题的应对,不同地区的有关部门先后做过一些尝试,有一些是可以推动反性骚扰问题解决的,有一些是徒劳无功的。

 

女性专用系列措施

      将公共空间的一部分隔离开来,作为女性专用空间是很多部门采取的措施,以保障妇女出行安全。如 2016年,郑州市公交三公司3车队906路公交车,推出夏季女性专车。每天的早上730分和下午430分的交通高峰时段,分别发一趟女性专车,该趟专车只让女乘客上车[1]。而在  2017626日起,深圳地铁在全国首先试点设立女士优先车厢。具体实施方案为:地铁运营期间,1345号线双方向列车的第一节和最后一节车厢设为女士优先车厢,优先供女性乘客使用,其他车厢则作为普通车厢使用。在实施一周后,《南方都市报》记者曾前往观察,发现女性车厢内男性并不少,效果并不明显[2]。类似女性专用系列屡见不鲜,还有女性专用安检通道、女性专用候车区、女性专用客舱时常被提出或者实施,但是收效甚微。

      这些政策都是基于二元性别观基础上的性别隔离政策。它将空间的一部分(通常是一小部分)圈起来,作为女性的保护伞,让女性享受有限时空内的安全,其实是限制了女性的出行自由。同时建立在一个刻板的性别成见之上,即:女人弱小、需要被保护,而男性具有攻击性。通过肯定那些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和传统角色,来合理化现有的性别秩序,限制女性发展,将男人视为保护者,强化了男性对女性的宰制。 这些政策都需要女性改变适应政策,然而针对妇女的暴力的原因有且只有一个,就是施害者。这些政策当中施害者的责任毫无踪影,这将责任部门的治安责任转化为限制妇女出行的权力

 

 有效的反性骚扰措施

      国内外有许多经验可以借鉴,一方面是对于被骚扰者的支持和援助以及对性骚扰问题进行举报的。比如埃及的骚扰地图项目。通过鼓励围观者和各个机构、部门在目睹性骚扰和性别暴力或发生之前行动起来来改变这类现象。它们坚持骚扰者停止骚扰是唯一杜绝性骚扰发生的途径。当有人目睹或者遭遇性骚扰或性别暴力,可以将自身的经历上传、分享到骚扰地图上面。经过举报的地图上会出现一些红点记录着多少起事件发生,以什么形式发生。举报之后用户会收到如何获取免费的法律救济和心理咨询途径的信息[3];另外像纽约、华盛顿、洛杉矶、伦敦等的公安部门和交通运输管理部门都曾推出长期的针对性骚扰的专项行动。 2014年纽约市大都市交通局在自己的网站上面上线了一个新功能:一个可以让遭受性骚扰的人或是围观乘客匿名举报性骚扰事件、照片证据的投诉工具,并可以听取安全小贴士[4]2015年起,洛杉矶交通局就通过在2200辆巴士和400辆火车上发布广告和发送宣传册的方式,鼓励在公共交通上被性骚扰的人站出来举报这些行为和施害者给当地警方。而2017年,洛杉矶交通局又开通了24小时7天在线的热线来鼓励乘客积极举报[5]2014年,华盛顿大都市区运输局每一个一线的地铁雇员都参加过了反性骚扰的培训。该行动一直持续到现在,并且伴随着反对性骚扰的广告宣传[6]。伦敦的交通部门和Everyday Sexism Project(每日性别歧视)合作在Twitter上发起了意识提升行动。开通了举报热线,并发起专门行动惩治性骚扰者[7]

2. 未来策略与措施

  认知上:在大众层面上树立反性骚扰的共识

       教育部门和学校在教材和课程当中加入防治性骚扰的相关内容。

宣传部门配合媒体宣传反性骚扰的基本理念:包括性骚扰的概念,如何应对、求助和帮助,如何向责任部门求助,如何获得法律支持等。

 

   行动上:

    预防:在学校、家庭、教育、社会宣传、文化观念方面培养起反性骚扰的意识,在源头上减少性骚扰发生的概率。

   治理:事发时相关责任部门(执法部门、公交工具管理部门)有一套完整且有效的应对性骚扰的措施(如如何出警、接受举报、如何取证、如何和被骚扰者沟通、如何处理骚扰者等)。后续也要有相关的法律支持和心理支持的跟进。

   多部门合作(家庭、学校、立法、公安、交通、司法、妇联、社会服务机构等),各自尽到各自的职责,同时相互配合,针对问题进行对应的解决。

    社会大众/旁观者尽到力所能及的帮助的义务。

 

   具体做法

针对不同部门建议如下

 

     公交地铁部门以及公司

 -   交通部门督促公共交通系统制定防治性骚扰工作制度。该制度包括:防治原则、投诉接待、职责分工、处置流程、监督考核等。将该制度纳入对下级公司及员工的培训和考核中。

-    交通部门督促公共交通公司举办员工防治性骚扰培训。在培训中:告知公司有防治性骚扰的法定义务,员工有代表公司履行此义务的本职责任;澄清性骚扰相关认识误区,包括穿得少会增加性骚扰等有研究证据证明错误的所谓常识;明确员工在防治性骚扰中的分工和工作流程;演练应对性骚扰事件的具体方案。

-    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设置并公示性骚扰投诉渠道。如设立热线电话,公布处理责任人,并在地铁在显著位置张贴。

-    设置反性骚扰广告以及反性骚扰标识。

-    设置便捷的取证渠道。目前,我国绝大多数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上都有监控摄像头,是发生性骚扰后取证的重要部分,当有受害人需要调取录像的时候,由责任人提供便捷的取证渠道。

-    公共交通系统落实处理性骚扰首问责任制。工作人员接到性骚扰投诉后,应立即制止,控制骚扰者,固定证据,及时报警,为受害者提供其他必要的帮助。

-    强化微博防治性骚扰宣传窗口功能。通过微博公布性骚扰投诉渠道,积极回应、处理微博上的性骚扰投诉。杜绝谴责受害者、曝光乘客隐私的言论,诚恳接受公众监督。

-    公安部门与交通部门合作,加快完善公共运输系统完善性骚扰防治措施。

    治安管理部门

-    公安部门与交通部门合作,加快完善公共运输系统完善性骚扰防治措施。

-    设立明确的接警和处理性骚扰案件的流程:包括及时赶到现场,获取证据,按照相关规定处理性骚扰案件,并及时回应受害者诉求。

-    公安部门对基层警官做防治性骚扰培训和性别意识提升培训。在培训中:理清性骚扰的定义,澄清性骚扰相关认识误区,包括穿得少会增加性骚扰等有研究证据证明错误的所谓常识;明确知晓处理案件的工作流程和注意点;了解自身的职责。

-    开通相关宣传机制鼓励公众对性骚扰案件进行举报:如热线、广告、宣传册等鼓励性骚扰遭遇者站出来,围观者现身帮助。

-    开展专项行动整治性骚扰问题。

    立法部门

-    对性骚扰有更细致、可操作的规定:如在不同场合、遭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的惩罚规则;当性骚扰发生时,各部门的处理机制;需要负责的部门和各部门的职责所在。

    教育部门

-    在教材和课程当中加入防治性骚扰的相关内容。 

    宣传部门

-    加强防治性骚扰宣传。在地铁中张贴标语震慑不法分子,同时呼吁市民主动制止或举报,如性骚扰是违法行为,请协助制止及举报。

-    利用媒体和新媒体进行反性骚扰宣传。

    妇联

-    协助和协调、督促各部门的反性骚扰工作。

-    提供法律和心理援助。

-    进行反性骚扰宣传和服务工作:如开通相关热线、进行反性骚扰宣传

 

 


[1]   荆楚网:《女性专车,弊大于利》

     http://news.163.com/16/0429/09/BLQELCC700014AEE.html

[2]   南方都市报:《深圳地铁首设女性车厢:女士优先而非专用 男性可进入》

     http://news.youth.cn/sh/201706/t20170627_10172927.htm

[3]   Harassment Map

     http://harassmap.org/en/

[4]   The GuardianHow to stop sexual harassment on public transportation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2/oct/09/stop-sexual-harassment-public-transportation

[5]   The CutLos Angeles Is Adding a Sexual-Harassment Hotline for Its Public-Transportation Riders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2/oct/09/stop-sexual-harassment-public-transportation

[6]   Washington Metropolitan Area Transit AuthorityReport Harassment

     https://www.wmata.com/about/transit-police/harassment.cfm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