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女声网首页 > 批评

谁说性爱百无禁忌?针对女性的暴力性幻想值得反省
性幻想 暴力 性虐 
摘要:在任何一个地方,如果男人们可以放心地沉浸在所有针对女性的暴力性幻想之中,那么人们就应该反省道德和伦理存在的意义。女性的安全应该是比任何人的性愉悦更重要的。

编者按:

Kink/Kinky”一词,原意指扭结、古怪、怪癖,而当其与性文化联系在一起时,通常意指不寻常的性癖好,尤其以虐恋文化为主。本文即暂且将下文中出现的“kink community”、“Kinky Salon”译做“虐恋文化社群”、“虐恋沙龙”。

其实,按照性学专家李银河的“性爱三原则”,即“自愿、成人、私密”,不管何种形式的性爱,只要遵守这三个原则,就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性幻想本身就更是自由的。但事实是,如果某种性幻想或性爱形式是以侵犯女性的安全为前提,那我们或许就要反思一下这种虐恋文化可能带来的社会后果。

今年810日,丹麦一艘私人自制潜艇“鹦鹉螺”号沉没,潜艇主人彼得·马德森平安无事,与他一同乘潜艇出海的瑞典女记者金·沃尔却下落不明。823日,警方找到了漂浮在哥本哈根岸边水域的无头无四肢女尸,确认就是此前宣告失踪的金 · 沃尔,马德森因涉嫌谋杀这名女子被警方逮捕。

诚然,不是所有虐恋文化的爱好者都会将性幻想付诸于可怕的实践。在不危害社会、不侵犯他人利益的前提下,任何人都有权利不被批判不受诋毁地享受性自由。但自由的边界并非不可探讨,本文则为我们如何看待性自由提供了一个具有反思意义的视角。

 

 

事实证明,金·沃尔并不仅仅是被彼得·马德森丢进海中,这个中年男人也不仅仅是“不小心”在潜艇里砸了她的头,导致她大出血而死。

沃尔本以为她会与一个古怪的丹麦发明家进行一次有趣的采访,这位发明家为自己建造了一艘潜艇。

但她没想到的是,最终自己会被斩首并肢解,然后被装进一个满是重物的口袋中丢进大海,只为让她的身体不浮出水面。在她的尸体上,人们找到了马德森的DNA、多处刺伤(许多伤口在沃尔的生殖器上),以及躯干部位的缝合痕迹。

 

金·沃尔

 

当调查员表示马德森电脑上有女性被折磨、斩首以及活活烧死的“情色视频”时,我并不感到意外。这个46岁的中年男子之前也常常光顾一些性爱派对。

事实上,马德森参加的派对是由一个名叫“虐恋沙龙(Kinky Salon)”的团体所组织的,在这个组织的网站上,他们声称希望“创造更美好的世界,一个变态一个变态地来(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one pervert at a time)”。

“在这扇门后,你可以解锁社区,创造新的流行词,以及完成性解放,加入到改变公众对性的不健康认识这项事业中来。”

虐恋沙龙是这样形容自己的派对的——“富有艺术性、情调性、趣味性,并充分展现对性的积极态度”——一个“安全空间”,在这里,所有人、所有的性欲都能够被接纳,人们可以去探索自己的欲望所在,而不用担心被无端评判。

如果把男人虐杀女人归咎于他们参加过情色派对,这实在有些牵强了。但是在“虐恋社群”中,BDSM以及与暴力相关的色情内容被全然接受,并且人们相信它们是安全无害的,这种危险的谎言多多少少还是使人内心受到了震动。

 

 

 

当所有能够激起性欲的东西都被不加批判的接受,底线又在哪里呢?如果暴力是无害的性爱,那么“暴力即性感”就得被这种所谓的性解放所接受。

用暴力去对待女性从未被划入虐恋沙龙的禁区,现代性解放思潮通常认为个人的性欲不应该受到侮辱和压迫,因此在这个社群中,性幻想是没有任何限制的。从西雅图到多伦多到伦敦再到洛杉矶,虐恋沙龙认为他们是“性少数友好的、对身体积极接受的、无障碍的、包容度高的”,在广告中,他们也特意提到这里是一处“为追求自己性幻想的人而开放的安全地”。

当然,性爱必须是自愿参与的,但是这种自愿能否将暴力行为转化为某种积极和“解放”的行为呢?这也是目前存疑的一个问题。

即使是再激进的人,现在也不会声称,如果一个黑人“自愿”被奴役,那么奴隶制就应当合法或者是具有解放意义的。同样地,女人的同意也不会使得对于折磨和虐杀的欲望成为性解放运动中积极的一部分。

关于对女性虐恋的性幻想至少应该是不健康的,具有这种幻想的男人很可能是有虐待倾向的。

 

 

 

波利·惠特克(Polly Whittaker)是虐恋沙龙的创办者,自称“性文化革命者”。在她的新书发布会上,她所邀请的一些嘉宾解释道,“性文化革命者”是那些“反抗以牺牲人们幸福为代价的传统”的人。

这种思想实际上将个人的快感放在了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上,又采用了这样一种奇怪、幼稚、又充满享乐主义色彩的方式来推销,其实十分危险。

深度自恋狂并不会让世界变成一个更具伦理、更为平等的地方,也不可能改变现行的权力制度,或暴露体制所存在的问题,比如贫穷、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

将我们的个人欲望和享乐放在所有东西之上意味着我们可以评判一切事情,甚至将这种放纵政治化,因为根据这些“性文化解放者”所说,“做爱改变世界”。

性解放者们有这样一句经典的口头禅——“愉悦无罪”。但事实上这句话并不完全是正确的,因为虽然很多人会在极端的虐待之中获得愉悦感,但这样的行为有时可能是是害人害己的,甚至从总体上来看,或许会威胁到整个社会。

 

 

 

描述乱伦、种族歧视和虐待的黄色内容,是不利于社会发展的,如果我们不希望生活在一个存在这些事情的社会之中的话。在符合伦常和不合伦常中间不设任何界限,仅以愉悦与否来判断性行为的合理性,是既不“美好”也不“健康”的。

如果想要建立一个人人互相尊敬的社会,那么鼓励人们(尤其是男人,因为他们是现在掌握了更多的社会资源,并且倾向于将女性视为为他们提供愉悦的生物)沉浸在一切他们所能想到的性幻想中也是不正确的。

如果我们自认为是有道德的改革者,就应该谴责带有暴力色彩的性欲,就像我们应该谴责童婚、性侵犯、恋童癖、奴隶制和家庭暴力一样。

女性选择维系一段充斥着暴力的婚姻,并不意味着虐待是可以被接受的,这就如同血汗工厂不会变得合乎道德,无论工人是否同意在其中工作。在伦理和政治面前,性也不应该例外,尤其是在一个每天都有女人被男人实施性虐的世界。

 

 

 

上周,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被追加起诉。这位28岁男性故意杀害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并且是以一种极其残酷而堕落的方式将其虐杀。新的指控认为,嫌犯以令人发指的残忍酷刑虐待受害者,并且在进行这些行动时,已经有预谋使受害者致死。

在调查员搜查他的手机时,发现他曾访问情色网站“FetLife”中的一个论坛,而这个论坛是一个BDSM情色爱好者聚集的虐恋社群。论坛的名字是“绑架101”,其中包含“完美绑架幻想”和“计划一场绑架”等板块。

这并不是“FetLife”第一次与绑架案有牵连。然而,根据《美国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所说,这个网站是有相应的政策来禁止罪犯访问的。这样一来,这个网站听上去就更像是一个可以让男人们沉浸在暴力幻想之中理想之地,而不是在现实生活中寻找受害者,并且学到新的方式去虐待她们。

 

 

 

针对女性的暴力随处可见,但是不能因此而放弃指出这些暴行的能力。事实上,我们的社会仅仅将虐待和折磨贴上“情色”的标签,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警示。

在任何一个地方,如果男人们可以放心地沉浸在所有针对女性的暴力性幻想之中,那么人们就应该反省道德和伦理存在的意义。女性的安全应该是比任何人的性愉悦更重要的。

如果男人将自己的享乐放在第一位,那么我们还会迎来更多的虐待狂,就像马德森和克里斯滕森一样,不满足于仅仅在幻想中虐待女性。他们会将这种幻想变成现实。

 

 

 

原文作者:Meghan Murphy

翻译:女声编译组 | sk

校对:女声编译组 | Dorothy

编辑:山柰

原文地址:

http://www.feministcurrent.com/2017/10/10/point-kink-community-take-responsibility-anything-goes-approach-sex/

女声编译组出品,任何形式的转载请注明译者及来源。

 |女声编译组专栏| 不定期上线,内容编译自有内涵、有趣味、有性别视角的外文文章。编译组成员开放招募中,有意者请添加女权声声个人账号(doubleslash),并注明“编译组报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