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女声网首页 > 批评

当妈妈不容易,却总有人指手划脚?“母职羞辱”该省省了!
 
摘要:“母职羞辱”是长久以来的厌女文化的一种病症,如果哪一天,社会愿意承认“女人也是人,她们不需要每件事都做到十全十美”,那么“母职羞辱”自然就不复存在了。

 


不知道有多少妈妈们有过这种感觉:明明已经很努力地在带孩子了,却还是有人总过来指指点点?

 

事实上,这种糟糕的体验并不是妈妈们的错觉。因为她们所遭遇的,其实是一种由来已久且非常普遍的潜在社会偏见——“母职羞辱”,公众认为某位母亲的育儿行为或观点不得当而对其进行指责。

 

尤其在如今这个以社交媒体为中心的世界里 ,充斥网络的“母职羞辱”言论让养娃这件事变得比想象中更复杂。

 

根据密歇根大学的一项新调查显示,将近61%的母亲曾有过被“羞辱”的经历。这个数据在一定程度上真实地反映了在公共场合做一个母亲,有多么的艰难。

 

那么,年轻的母亲们通常在哪些方面最常遭到批评呢?


 

位列榜首的是孩子的行为规范和方法70%的母亲表示曾因此受到斥责。而孩子的饮食和营养问题占到52%,位列第二。除此之外,孩子的睡眠与休息46%)、母乳是用奶瓶喂还是亲喂(39%)、孩子的安全问题16%)以及保育选择16%)也都榜上有名。

 

有那么多事情要决定,妈妈们却只有这么一点时间。

 

不足为奇的是,这些遭到母职羞辱的母亲中,有37%表示对她们的育儿方法不屑一顾的正是她们自己的父母亲。这看似残酷,但对于所有曾和父母一起带孩子的人来说,这简直再熟悉不过了。

 

配偶(36%)和姻亲(31%)则紧随其后,而朋友(14%)和医护人员(8%)也并非想象的那么友善。此外,还有7%的指责来自社交媒体。

 


所以作为一个妈妈,遭受陌生人网络霸凌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以下有三位很想努力当好妈妈的女性,分别讲述了她们在网络上被人公然指责的经历。

 

第一位受访者:Britni de la Cretaz

 

Britni是个作家,当过社工,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平时很注意自己在网络上的隐私设置,所以当她收到脸书管理员来信,说有人举报她母乳喂养女儿的照片为不雅内容时,她感到相当震惊。

 

因为脸书允许用户上传母乳喂养的照片,所以Britni的相片并没有被移除。但这件事使Britni感到相当难过:她已经将隐私权限调得非常高,所以举报她照片的人一定是她的脸书好友。

 


Britni重发了这张照片,还特意标注说母乳喂养照片完全符合脸书的规定。但匿名举报人(们)也很快进行了反击——他(们)再次举报了这张照片。在这样来来回回发照片、举报、重发了四次之后,Britni的故事被传遍了各大网站,也招来了一些网民们对她“公开裸露”的批评和谩骂。

 

不过对于以“女权主义妈妈”自称的Britni来说,这件事也有其积极的一面,因为她的故事也得到了许多读者的同情和支持,他们积极在网络上发声替Britni发声辩护。

 

“当我发现脸书好友举报我的照片时,我是什么感觉呢?”

 

老实说,我特别生气。而最让我恶心的是,脸书不告诉我是谁举报了我,所以我没法解除跟他(们)的好友关系。我倒希望这些人当时能默默选择屏蔽我的状态,或者干脆删我好友,而不是举报我。


 

因为发母乳喂养的照片根本不丢人,而且也没有违反脸书的规定。我觉得这件事像是在给我传达一个信息——我需要因为我的身体、我作为一个妈妈的身份,或者我喂养我的孩子这件事感到羞耻。

 

脸书大战的结果是怎样的呢?

 

举报我的人们停止了举报,但是我最终也没能弄清楚这些人是谁。不过我的好多朋友在我的照片下面也上传了她们母乳喂养的照片来支持我,这让我觉得很受鼓舞。

 

为什么在当今社会仍然有这么多人觉得母乳喂养是很不雅的事情呢

 

因为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说女人的身体是羞耻的,我认为这是父权制控制女性身体的一种表现。我们的乳房被情色化、性感化,所以暴露乳房就是“放荡肮脏的”。任何不是用来取悦男人或者满足男人幻想的乳房使用,都会受到羞辱或谴责。

 

 

对于那些想要跟大家分享自己做母亲的经历,又害怕被别人评判指责的妈妈们,你有什么建议吗?

 

这件事需要她们自己做决定,思考是不是值得为此去树敌。对我来说树敌是值得的,因为我知道每有一个人说我恶心,同时就会有几百号人需要从我分享的内容里得到支持和勇气。

 

第二位受访者:Simone Gately

 

Simone是个有着将近五万个粉丝的instagram博主、健身私教,她在网络上教妈妈们如何从忙碌的日程里挤出时间来健身和运动。

 

和许多妈妈一样,Simone健身是缘于一个长久以来困扰着新妈妈们的问题:生完孩子之后如何恢复身材? 减肥成功之后之后如何保持体重,尤其是如何一边花大量时间养孩子,一边保持理想身材呢?

 

 

作为5个孩子的妈妈,养育孩子的任务对于Simone来说是非常艰巨的,但这并没有让她放弃健身和运动。她给忙碌妈妈的一个健身秘诀是让孩子融入她们的健身活动中,比如把孩子当作深蹲、俯卧撑时的重量。

 

不过虽然Simone有着大量的粉丝,她也常常在网络上被人骂成是“残忍的妈妈”。

 

看到自己在instagram上关于健身的照片收到了这么多负面评论,你有什么感觉?

 

我知道任何与育儿相关的事都会引来好评与差评。我觉得当一个身材好的妈妈确实可能会引来非议,因为很多人不明白我如何找到时间去健身、工作和带孩子,而又不牺牲其中任何一项。

 

网络霸凌者们根本不相信我有孩子,他们都说我其实没生育过。他们说我太瘦,说我显然没悉心照顾好孩子,说我是个坏妈妈。他们还说我肯定请了保姆而且有很多钱,但其实我都没有。有个人还说我的孩子肯定很恨我。

 

但我还是很喜欢向大家分享我健身的诀窍,因为我完完全全地明白养育孩子有多忙、多难。

 

 

被网络霸凌之后,你对继续发布健身照片有过迟疑吗?

 

曾经有段时间我感到很失落,不想再承受这样的负面评价了。如果我不再更新的话,我的生活或许会变得更容易些,但我不会因为那些负面言论就不再跟大家分享那些我认为非常快乐和积极的家庭照片和信息。伴随着每条负面的留言,我都会收到更多正面的评价。

 

你是否觉得人们误解了你发照片的目的?

 

我觉得社交媒体很难给人们传达一个完整的信息。社交媒体通常只是一段时间的快照,很容易被人们完全误解。我觉得我们应该从更完整的角度看问题,变得更能够体谅和支持与我们不同的人。

 

我觉得所有的妈妈们都在努力做到最好。我也想问问那些在网上羞辱妈妈们的人,他们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说那些话来恶心人呢?每个被羞辱的妈妈都应该无视那些充满敌意的人,并且坚持她们认为正确的事情。

 

第三位受访者:Trish Sammer

 

大多数孩子都未曾意识到圣诞节意味着什么——家庭晚餐、圣诞树、圣诞礼物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而是家长们辛勤劳作、精心策划和准备的结果。而这些策划和布置,往往都是由妈妈们负责的。

 

这就是为什么Trish在她的文章《可怕的妈妈》中提出,每年的1226日也应该被定为“全国妈妈节”,让妈妈有一天自由的时间

 

这主意听起来不错,是吧?母职羞辱者们可不这么认为。Trish的文章以其轻快的论调被转发了十万次以上,但出乎Trish意料的是,许多人都在指控她不是一个好妈妈。

 

可以说说大家对你的文章都是怎么评价的吗?

 

一些评论让我发自内心地高兴,但是有些真的让我很不开心。大部分的妈妈都挺喜欢我的主意——让妈妈们好好休息一天。我看到许多女人都在脸书上艾特她们的老公说“轮到你干活儿了!”或者艾特她们的朋友一起来策划聚会。

 

可另一方面,又有一些人说,“我一天都不能休息。我太爱我的孩子了,我每天都得是妈妈。”如果只看她们的回应,你会以为我在文章里提倡的是让妈妈们把孩子锁在衣柜里,然后自己跑出去胡闹。

 

但“全国妈妈节”是在圣诞节的后一天,大多数孩子在圣诞节都能拿到一大堆玩具。所以让孩子玩几个小时新玩具,然后自己忙里偷闲,看看电视节目,喝一杯葡萄酒,就算是妈妈们失职了?我不这么认为。

 

 

当你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你有预料到自己会被“母职羞辱”吗?

 

我压根就没料到。我写这篇文章就是因为觉得这个主题很有意思,而且我认为妈妈们的确需要有自由时间。当我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从来没见过我妈妈歇下来或者为自己做什么事。

 

当我成为母亲之后,我因为自己除了孩子之外还对其他事情感兴趣而感到很内疚。我一度觉得我有错、是个不正常的人。我花了几年的时间才领悟到,我完全可以在做妈妈之外有着其他的诉求。

 

无论如何,我们应该让下一代知道,世界不是围着他们转的,否则他们长大后就要尝尽失望的滋味。

 

当大家开始母职羞辱我时,我很惊讶,但是并不觉得全然出乎意料、不知所措,毕竟从很久以前开始,人们就已经习惯对妈妈们指手画脚了。

 

 

被陌生人指责是种什么感觉?

 

人们对我这个人和我养育孩子的方式,做了很多想当然的假设,所以如果我说看了他们的评论之后不生气,那肯定是假的。

 

在我的脑海中,我想出了一系列强有力的论据来反驳那些骂我的话:在现今世界,妈妈们享受自己的一段时间居然就被视为亵渎母职,这是多么荒诞和悲伤的事情啊。并且,让孩子学会自己找乐子对孩子的身心健康是有益的。

 

我还想提醒人们,我们的女儿们会效法我们,所以我们应当为她们做一个更好的榜样,让她们知道她们也可以享受自己的生活,生活并不是把自己的每一丝气力都奉献给老公和孩子。

 

但我转念一想,又决定不再参与进这场论战之中。我觉得我没办法说服人们改变他们的想法,我也不想把我有限的自由时间用来和一群陌生人进行无谓的辩论。

 

 

为什么母职羞辱在网上这么普遍呢?

 

因为做母亲太辛苦了,我们在为孩子做的每一件小事上都付出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也许我们总倾向于证明自己做的决定是对的,而在证明的过程中,我们劝服自己说,所有和我们不同的人都是错的。

 

但我认为母亲努力的成效其实是有限的。我认识一些尽职尽责到无与伦比的程度的好妈妈,可是她们的孩子仍过不好这一生。但另一方面,我也见过一些从小在极端恶劣环境下成长的人,长大后获得出乎意料的成功。

 

在某种程度上,你必须得承认你可以控制的事情是有限的。这样想来,我觉得在圣诞节后一天坐沙发上歇几个小时并不会让我的孩子变成坏孩子。

 停止“母职羞辱”,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母职羞辱”其实是长久以来的厌女文化的一种病症。男人通常随便怎么做,都不会被“父职羞辱”,除非他们做得太残忍或者对孩子完全不管不顾。但女人就是无论做了什么,都可能会被人指指点点。

 

如果哪一天,社会愿意承认“女人也是人,她们不需要每件事都做到十全十美”,那么“母职羞辱”自然就不复存在了。

 

所以,下一次如果你再看到巴士上的某个妈妈,或者你自己的女儿在照顾孩子,别想着传授什么育儿经了。

 

 

能够保障孩子健康安全地成长,已经很困难了。养育孩子,也并不存在绝对正确的方式。

 

当然,总有些做法是绝对不可取的——例如虐待,或者忽视。

 

有时候,你也可能确实比那位年轻妈妈知道的更多。然而提供建议的正确时机,应该是在对方寻求帮助之后。如果你主动横插一脚,特别是在那位母亲最疲惫和脆弱的时候,这种做法毫无助益。

 

没有人想当一个不称职的妈妈,当这世界总会有意外和变数。事实上,很多新手妈妈对自己的要求,甚至比任何人都要严苛。

 

所以,拜托了,别再一股脑地向别人灌输你们的育儿经。如果真的不得不说,那就让你的话里多一些善意与支持。

 

原文作者:Cassie MurdochJessica Levy

 

翻译:女声编译组 |Catherine LiuMolly

 

校对:女声编译组 |明语、Nora

 

编辑:山柰

 

原文地址:

 

http://mashable.com/2017/06/27/mom-shaming/#.OXSt91aimqU

 

http://www.redbookmag.com/life/mom-kids/a50529/viral-mom-shaming/

 

女声编译组出品,任何形式的转载请注明译者及来源。

 

|女声编译组专栏| 不定期上线,内容编译自有内涵、有趣味、有性别视角的外文文章。编译组成员开放招募中,有意者请添加女权声声个人账号(doubleslash),并注明“编译组报名”。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