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女声网首页 > 批评

“处女情结”已经没市场?你肯定还没看过这样的奇葩网文!
 
摘要:现如今说起“处女情结”,总有人特别不屑一顾:这么out这么物化女性的糟粕思想,恐怕只存在于有毒的女德讲座里,或者《欢乐颂2》奇葩的电视剧情中吧?在我们的生活中,“处女情结”真如大家所以为的那样销声匿迹了吗?(推荐阅读:“女德”与“传统文化”复辟:一碗让你觉得你在爱国修身的迷魂汤) 然而答案是,并!没!有!
现如今说起“处女情结”,总有人特别不屑一顾:这么out这么物化女性的糟粕思想,恐怕只存在于有毒的女德讲座里,或者《欢乐颂2》奇葩的电视剧情中吧?在我们的生活中,“处女情结”真如大家所以为的那样销声匿迹了吗?(推荐阅读:“女德”与“传统文化”复辟:一碗让你觉得你在爱国修身的迷魂汤)
然而答案是,并!没!有!

也许你从未想过,就在我们每天接触到的网络世界中,依然存在着大量这样的小说:它们充斥性别不平等的人物和情节设定,对于陈旧、落后的性别观念藏污纳垢,但又神奇地有着自己坚挺的受众。
下面请先看几个随手可以搜到的辣眼睛片段:

不是处女就要被”扔到蛇坑里去“?这死亡威胁简直比浸猪笼更可怕啊!

是处男就有损皇帝威严?处男歧视和非处女歧视一样是有问题的逻辑啊喂!

没看错吧,还有人在用是不是处女在对女性的道德水平做判断?非处女就是水性杨花?
呵呵哒...这些到底都是什!么!鬼!

除了大方坦荡地秀处女情结,这些网文还有更多辣眼睛的槽点!
除了男频(即男生频道,主要读者为男性的网文分类)种马文,很多声称更注重女性观感的女频文(与“男频”相对应,即主要读者受众为女性的网文分类)也常常是性别歧视的重灾区。

例如在常见的“玛丽苏”套路小说中,无论女主角原先的性格是温婉柔弱、呆萌可爱,还是聪慧过人、高冷强势,无论她之前相不相信爱情,享不享受事业,总之最后她一定会结婚,还一定会生儿子!
而绝大多数女二要么刁蛮任性、蠢不可及,要么阴险狡诈、心如蛇蝎,她们的存在则是为了凸显男女主角有情人终成眷属后的忠贞感情,人物形象扁平化、套路化得让人绝望。
这种类似现代版“宫斗剧”的情节设定在几乎所有言情小说平台都是常见生态。

然后更奇葩的网文分类来了!
男频网文中,有一种极受男性读者欢迎的看点——“全处全收”,即男主角将文中出现的与他互动戏份达到一定程度的所有处女都收入后宫。
这种意淫发展到后期竟然还出现了进阶版——“全初全收”,仅仅只是象征“纯洁”的处女已经无法满足男性读者们的意淫需求了,他们甚至要求文中出现的女性在遇到男主前不许对任何其他异性动心,包括不能存在任何针对其他人的性幻想。

文中的男主角为符合自己想象的“纯洁处女”打造了一双水晶鞋,然后用挑剔的目光审视、检验所有的女人。而当一部小说中的女主角没经过“考验”,该文就会立刻被各方网文读者贴上“破鞋”、“绿帽”、“接盘”等标签,以方便后来的读者规避“雷点”。
原来在网文这个虚拟世界里,非处=破鞋=雷点?!!!
觉得这能够成为“雷点”的人,得是有多么脆弱敏感的内心!其实说到底,处女情结不过是男权中心社会的产物,是男性本位文化中单方面情欲的投射。

在所有推崇霸权男性气质,认同丛林法则的文化里,男性通常都是一段感情中主动的进攻方。相应的,女性就是被凝视的客体,被追逐的猎物。而她们的落红和疼痛则成为了这场带有一丝野蛮掠夺意味的征服游戏的战利品。
“破处”、“开苞”、“破瓜”、“攻下一血”、“冲破障碍”、“撕裂的痛”等描述无一不在用处女膜的被动无助衬托阴茎的霸道勇猛。
而这其中的权力关系亦昭然若揭:插入方通过主动进攻获取了被插入方的“性臣服”(sexual thraldom,该概念由德国性学研究者理查德·克拉夫特-埃宾于1892年首次提出),这种“臣服”有时可能使被插入方丧失自主性,从而对其产生高度的依赖与顺从心理。如此,处于支配地位的男人便有机会按自己的喜好改造女人,享受征服更深层次的快感与成就感。

除了满足大男子们“攻下一血”的征服欲,占有欲也是他们执着于处女情结的原因之一。
他们相信,当一个女人仍然保有贞操时,占有她就意味着,男人不仅可以拥有她的未来,还拥有了她的过去。他可以成为这个女人整个生命时间的主宰,仅仅通过占有处女之身就能占有整个人,即便将来她离开去寻找新的伴侣,但在她身体里刻下烙印的第一个男人是永远不会变的。
反过来看,倘若所爱之人第一次并非献给自己,那她就是“被拆过包装的二手货”,已经脏了。当我们质疑这种荒谬的物化逻辑时,大男子们仍能振振有词地以“谁会用别人用过的筷子吃饭”作类比,却丝毫没有意识到,那个他们口口声声说爱的对象,此时早已不具人形,不过是他们的私有财产罢了。
而有人也试图在用女频文中与“全处全收”相对应的“双处双洁”,来论证处女情结因为有其所对应的“处男情结”而具备平等性和合理性。
“双处双洁”即要求文中的男女主角遇见彼此之前都没有过性经验,此流派还有一支脉——“双高洁党”,要求男女主角都是初恋,初牵初抱初吻初夜都仅属于彼此。



相较于部分男性读者对于处女的执念,部分女性读者们表示,她们期盼“双处”的初衷,或许并不是为了用贞操规训束缚彼此,而只是想表达一种对于圆满感情的向往。
正如知乎用户夏久所言:
“作为读者,我更希望看到一份完全没有遗憾的感情呀,没有错过,没有迷失,没有曾经的有缘无份,没有所遇非人的伤痕累累,就是那么幸运和圆满,在最好的时间,用最好的自己,遇见最好的你。我就是喜欢那种从身到心都只有过彼此的感情,羡慕那种从青梅竹马到白首同归的幸运,因为知道现实中难得,才去小说中找。”
这样的理由乍一听似乎没啥大毛病,但当“双处”演变成“双洁”,当读者将“非双处”标记为雷点,将“非处”等同于“不洁”,甚至发出类似“XX不洁好恶心”、“XX不是处配不上XX”时,我们就该开始警惕其背后的道德评判色彩了。
波伏娃曾经提出过一个观点:
“男权文化将女人奉献给贞操,它多少公开地承认男人的性自由。而女人却被限制于婚姻,没被制度与律条所允许的性行为,对她就是一种错失、堕落、挫败与弱点。她必须保卫她的德性、她的荣誉。”
于是觉醒的女性开始重新审视周围的男人,质疑这种仅仅针对女性的贞操束缚,继而提出“男人的贞操”这一概念试图挑战父权文化对女性的压迫。
然而,诉求“双处”真的能实现男女平等吗?
大概还是在自欺欺人吧。身处于不平等的父权建构之下,以为局部的形式对等就意味着平等,那或许是真的太天真了。在父权制的天平上,处男和处女从来都不是一样的重量。在真实世界里,和“非处”享有相近社会地位的反而是处男,因为他不但不能用他的贞操换取资源,反而还会因为他的性资源匮乏,在主流的男权文化中被嘲笑、贬损。因此,那些通过所谓“双处”营造的公平圆满感,终究不过是意淫罢了。
那么,最后问题来了:为什么有些网络文学如此辣眼睛,却还是很有市场?为什么好多读者一边在吐槽,一边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投入金钱与精力?为什么有不少在现实生活中声称反对性别歧视的人,在看这些充满性别刻板印象、甚至贬抑丑化女性的网络小说时,仍然会沉迷其中,还真的很享受呢?
倘若一定要找个原因,大概都是因为纵情在不需负任何责任、承担任何后果的想象世界中,抛弃现实生活中的任何道德边界,无限放大自己的欲望,很“爽”啊。
总有人说,人生已经很艰难,看网络小说只是为了放松思绪,或者为了满足现实中无法实现的需求、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那么做人真的只要开心就可以了吗?看小说,只要爽就可以了吗?作为读者,我们真的能完全区分小说和现实的边界,不被它影响吗?网络小说作为一种价值观输出的流行文化,只负责让读者爽真的就足够了吗?
不够!真的不够!
随便举个例子,当你在很多小说中都看到把情侣之间的强吻情趣化、把强奸浪漫化的情节,而现实生活中真的遇到这种不顾你个人意愿的身体接触时,你会不会忍不住想:他是真的太爱我才这样?
说真的,这些年以爱之名美化暴力、性侵的桥段难道还少吗?
即便是纯粹的商业创作,也不能一味地迎合读者,毕竟如今许多网文读者年纪都尚小,当网文中传递的错误信息成为他们的“性教育”,后果不堪设想。创作者在发挥天马行空的才能时,仍然需要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
而对文学仍有所追求的创作者,如果能通过虚构世界来重新审视现实社会,并从中探寻改变现实社会的可能性和途径的话,那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而作为读者,当我们在虚拟世界中自由自在得爽翻天时,回到现实世界中,你是否能意识到其表象之下所存在的不公?当全社会认为小说中满脑子只有爱情、家庭,放弃追求自我价值实现的“傻白甜”形象才是标配时,你还能怎样向小男孩和小女孩解释什么是平等?当虚幻的文学世界中的价值观,单纯地复制甚至加剧着现实生活中的不平等状况时,你如何才能有机会欣赏一些更多元、对性别平等更具启发性的作品?当环境已经深受不平等的性别文化浸染而倾斜时,我们要花多少年才能把它推回平衡的状态?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