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女声网首页 > 行动

韩国新总统公开发表“恐同”言论,拉拉活动家递上彩虹旗
 
摘要:文在寅在就职前的一次电视公开辩论中,公开宣称他不喜欢同性恋,并反对军队中的同性恋,引起韩国性少数社群的强烈抗议。4月26日,女权拉拉活动家高举彩虹旗,闯入文在寅演讲现场。“我就是同性恋,你反对我的存在吗?请为你的憎恶言论道歉吧!

​​韩国政坛在经历了过去一年的跌宕起伏后,终于在上周迎来了新任总统文在寅。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有超过七成的韩国民众对文在寅的施政表示乐观,而他所在的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更是接近50%。这位力推改革的新任总统真的会为韩国社会各阶层都带来新的变化?

答案可不尽然。

文在寅在就职前的一次电视公开辩论中,宣称他不喜欢同性恋,并且反对军队中的同性恋。此言一出,立即引起韩国LGBTAIQ(即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泛性恋、间性人、酷儿,以下将简称为性少数群体)群体的强烈反抗。并引发了次日(426日)文在寅的演讲中,女权酷儿活动家高举彩虹旗,要求文为其言行道歉,并正视性别认同少数群体的抗议示威活动。

女声就此采访了参与这次抗议的组织者之一,韩国酷儿行动家那英。

那英(Na Young),韩国女权、同志活动家。高中时开始了解LGBTAIQ运动,大学时受到女权主义的影响开始关注酷儿、女权等社会运动领域,并广泛参与相关公民社会活动。2007年加入韩国彩虹行动组织,现担任Network for GloCalActivismNGA-全球地区行动网络)和School of Feminism(女权主义学校)主要负责人之一。

0cebffd90b0ef48461fdcba71523c3e5.jpg

抗议活动现场照片,图片中灰色衣服的抗议者即为本文受访者那英.抗议活动现场照片,图片中灰色衣服的抗议者即为本文受访者那英

女声:在此次总统竞选中,你支持哪位候选人?

那英:在竞选中,我支持的是正义党的沈相奵(Sim Sang-jeong),因为她尊重同性恋,支持废除性悖轨法。(性悖轨法即Sodomy Law,是一条针对韩国军队中同性恋的法律。)在韩国,虽然双方自愿的同性性行为并不违法,但是在军事刑法中,同性间的性行为仍会被视为性骚扰,可以被判刑1年。

女声:为什么要在文在寅演讲时进行抗议示威,这个行为是针对他竞选总统吗?

那英:我们的抗议行为其实并不是针对文在寅竞选总统的,而是针对他的反对同性恋的言论。他在425号的电视辩论中公开说自己不喜欢同性恋,不赞成将同性婚姻合法化,并且认为同性恋会削弱军队力量。当天晚上我们就开始准备在他隔天的记者会上进行抗议示威.

这次抗议示威的一个大环境是,在保守派李明博和朴槿惠任职总统期间,韩国对性少数人群的仇恨言论和煽动性反对言论一直在抬头。特别是一些保守的基督教群体,自2007年就开始和政府、雇主联合会联手阻止出台《反歧视法》。

最近10年,正是因为受到仇恨言论和“恐同”大环境的影响,很多年轻的性少数者选择自杀,这其中有我们的朋友,也有我们的同事。(数据显示,在韩国,因为社会歧视和抑郁等原因,五分之一的LGBTAIQ人群会尝试自杀。)所以当文在寅在电视上公开反对同性恋时,我们第一个想到和担心的是可能有人会受到这些言论的压力而失去生命。我们要保护我们的性少数朋友,所以我们要求文在寅为他的言论道歉。

女声:抗议当天发生了什么?

那英:电视辩论会后隔天,文在寅在国会议事堂本馆前,举行国防安保相关议题的记者会。我们的抗议者代表高举彩虹旗,来到文在寅面前喊,“我就是同性恋,你反对我的存在吗?请为你的憎恶言论道歉吧!”但随后就有警察前来阻止,并强行抢走我们的彩虹旗。最后以我们在国会前滋事的理由拘留了我们。文在寅的竞选团队受到了社会舆论压力,发表声明说不希望对我们进行司法处置。

334ed8418b87a15d10d7353115a5c25e.jpg

抗议活动现场照片.

在韩国,如果没有拘留令,拘留48小时后警方必须放人。当时我和另外3个伙伴在一个警察局,我们被关押了5个小时后才被放了出来。其他人在另外两个警察局,有一组人被关押了长达8个小时之久。

女声:这次抗议的组织者是谁?行动的目的是什么?

那英:参与这次抗议的一共有27个团体,包括彩虹行动(Rainbow Actions)、LGBTAIQ组织、律师和学生团体等,还有两个女权主义组织,一个是我参与的Network for GloCal ActivismNGA),另一个是Unni Network。我们的很多参与者都是最初一起参加彩虹行动时认识的,到现在相识差不多10年时间。

这次抗议的直接目的是希望文在寅向LGBTAIQ群体道歉,因为拥有不同性向的权利也是人权的一种,而这种权利不是任何人能够任意剥夺的。文在寅最后也只是说他反对歧视同性恋,但这并不算真正的道歉,只能算是他的一个说辞。他一方面说反对歧视同性恋,一方面又不接受在军队中存在同性恋,这是自相矛盾的。

女声:你们认为这次抗议的目的达到了吗?之后还会组织类似的活动吗?

那英:这次行动的目的并没有达到,所以接下来还会组织系列的抗议活动。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努力通过举办论坛、讲座、游行等各种形式的活动,来为LGBTAIQ群体争取权益。

我们活动的终极诉求表现为四点,一要政府出台《反歧视法》,二要废除军队中针对同性恋的性悖轨法,三要同性婚姻合法化(包括同性伴侣社会福祉的平等化),四要求政府将性别平等纳入基础教育课程里。

其实针对文在寅,我们在2月份也参加了一个论坛,对他的言行进行了抗议。文在寅2012年参加总统竞选时曾承诺文上台后会颁布《反歧视法》,而且他所在的共同民主党(当时为民主统合党)已经在筹备《反歧视法》,但因遭到了很多保守基督教组织的反对而中止。

本次竞选中,文在寅的立场发生了彻底的转变。他在2月份时声称,现有的宪法和人权法已经足够,因此不支持通过《反歧视法》。文在发表此声明后三天(216日)参加了共同民主党举行的关于妇女发展的讨论,我们也参与其中,并质疑其出尔反尔的言行。他为了安抚在场的女权主义者,甚至宣称他将会是一位女权主义的总统(feminist president),但最后在面对关于女同性恋和同性恋权利的问题时,他又改口说“我们需要征询社会的意见”。

女声:针对本次的抗议行动你们有遭遇什么争议吗?

那英:我们这次的抗议遭到了一些自由党派人士,甚至是部分LGBTAIQ群体的指责。

这些自由党派人士也参与了弹劾朴槿惠的集会,他们认为朴槿惠的下台是民主的胜利,而文在寅如果失败则意味着民主的失败,因此他们特别担心文在寅落选。而部分LGBTAIQ人群的反对则出于不希望背负导致文竞选失败的骂名。

在经受过日本统治和朝鲜战争之后,韩国在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遭受独裁统治和军政府控制。之后担任总统的金大中和卢武铉虽是民主党派成员,其执政期间政府一度力量薄弱。继任的李明博和朴槿惠总统任职期间,韩国社会遭遇了很多严重的问题,包括发生了“世越号”事故。因此民众对于更换政府的愿望特别强烈,故而有人认为,LGBTAIQ的诉求与此相比,则显得没那么重要。

9a4b66888d7f63456d76dbd6d5ef0569.jpg

抗议现场照片,女权活动家手持象征性少数平权的彩虹旗进行抗议

 

 

 

 

 

 

 

 

图片来源:

http://www.nbcnews.com/feature/nbc-out/south-korean-presidential-hopeful-accused-anti-gay-comments-n751301

http://www.scmp.com/news/asia/east-asia/article/2090815/south-korean-presidential-front-runner-moon-jae-says-he-opposes

 采写| siyu ,编辑| 枣枣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