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女声网首页 > 理论研究

高校性骚扰状况调查报告:五成高校女生遭遇性骚扰
 
摘要:这份由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和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联合开展的调查报告显示,69.3%的受访者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在遭遇性骚扰后,超过一半的人选择了沉默和忍耐,向校方和警方报告或报案的人不到4%。

​​“他从讲台上走下来,听我们的讨论,把手搭在女生背上抚摸,甚至去摩擦女生的内衣……他还肆无忌惮地去拉女生的手,把女生单独叫去办公室沟通。我遇到过一次所谓的‘关怀’,当时扭头甩开,他没说什么就走了。期末的时候,我这门课只拿到了及格分。”

以上叙述来自 《中国大学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中的一位受访者,她指称,对自己和同学实施性骚扰的人是一名德高望重的教授。

这份由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和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联合开展的调查报告显示,69.3%的受访者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其中,女性遭遇性骚扰的比例为75%,男性为35.3%。在遭遇性骚扰后,超过一半的人选择了沉默和忍耐,向校方和警方报告或报案的人不到4%

调查的样本覆盖来自全国各个省份的6592名受访者,他(她)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自一线城市和发达省份或高校较多的省份。报告撰写人,广州性别教育中心负责人韦婷婷称,尽管问卷在涉及、网络发放方式和样本偏差方面存在局限性,但 “在一定程度反映了一线城市、发达地区或高校较多省份中以高校学生群体为主的性骚扰状况和态度。”

这份报告中,性骚扰被分为三类,包括诸如未经同意用情色/猥亵的眼光注视你的性别骚扰;不受欢迎的性企图,如强行亲吻等;以及性强迫。

272511a17703cedfcc23e1b64c62d374.jpg

报告称,女性更易遭受威胁,而男性在一些性强迫(如被逼拍裸照)中的比例并不低于女性,性少数群体在遭遇性骚扰的比例、频次上都高于异性恋。

此外,报告称,性骚扰实施者中,九成为男性。超过六成的实施者为陌生人,逾五成实施者是同学和校友,一成实施者是学校的上级(包括领导、老师和辅导员等)。

而在遭遇性骚扰后,逾半的受害者选择沉默和忍耐,不到4%的人会选择向校方报告或报案。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女性,男性更倾向保持沉默或告知对方停止,以及有着更低的报案率。韦婷婷称:“这也许与社会对男性气质的‘要求’有关,导致男性遭遇性骚扰时更加碍于‘男子汉的面子’而不报告或报警。”

在问及不报告的原因时,近六成的人表示认为报告也没有用。事实上,调查也显示出校方和警方在对性骚扰的处理结果满意度极低,不满意者(包括不满意和十分不满意)分别为48.8%59.6%

一位受访者称,自己在遭遇裙底偷拍事件后,报警后被警方推给学校保卫处,学校保卫处却将责任推卸给受害者,“教育了我两个小时,说是我自己不注意,之后不了了之”。

基于前述,中国高校性骚扰受害者往往承担着巨大的社会和心理压力,源众性别发展中心的公益律师田冬称:“性侵和性骚扰的受害者大多会受到二次伤害,比例十分高。”根据过往新闻,不少性骚扰受害者在揭露经历之后,还会遭遇质疑和被污名化。而报告也显示,不少性骚扰的受害者在事件发生之后,“觉得羞耻”、“认为会对自己学习/生活有不好影响”。12.4%的受害者会因为性骚扰经历严重影响人际关系、学业,甚至出现抑郁、自杀等情况。

近年来,关于中国高校性骚扰的新闻屡见不鲜,然而,出于对大学声誉的顾虑以及学生希望避免公开羞辱的心理,性骚扰案件往往被悄悄处理或者掩盖。面对为数不少的性骚扰案例,中国高校处置措施普遍滞后。报告称,尽管超九成学生认为学校有必要开展防止性骚扰的教育和制定有关规定,但现实中,仅有5.4%的高校存在预防性骚扰教育,全国没有一家高校有专门处理性骚扰的部门或流程。

“我们的法律也没有对性骚扰进行明确定义,受害者提起性骚扰诉讼非常困难,”田冬如是称。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