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女声网首页 > 行动

她们用清水写下受害者故事,呼吁重视家庭内性侵害
 
摘要:“小红帽”们希望通过背负着承载幸福家庭希冀的文字,用水笔书写家庭内性侵害的故事,隐喻家庭内性侵害的故事在“家丑不可外扬”等观念的压力下被隐藏不为人知,即使故事被讲述出来,也难以被看见,受害者难以得到支持,施害者在家庭场域内实施犯罪而得不到制裁的社会现状。

20141215日上午,在北京后海的银锭桥旁,来来往往是晨练的人。在人群的不远处,有两位身穿红色大衣的女青年,头戴小红帽,背上背着写有“家和万事兴”的大牌匾。两位“小红帽”手握毛笔,在地上认真地用清水写字,这些文字随着时间慢慢消失。她们写下的,是在网上搜索到的、儿童在家庭内部遭受猥亵和性侵害的故事。“小红帽”们希望通过背负着承载幸福家庭希冀的文字,用水笔书写家庭内性侵害的故事,隐喻家庭内性侵害的故事在“家丑不可外扬”等观念的压力下被隐藏不为人知,即使故事被讲述出来,也难以被看见,受害者难以得到支持,施害者在家庭场域内实施犯罪而得不到制裁的社会现状。

熟人间发生性侵害:故事未曾讲出来

日前,珠海一男子在公车上对女童搂抱亲吻,被网友拍摄传到网络,一时间激起民愤,然而就在事件主人公主动投案,表明自己与该女童是父女关系,并拉出妻子作证之后,公安与部分媒体用“真相大白”这样的字眼,声称该父亲是“过分疼爱”而非猥亵,之后也有媒体发表了”警惕父爱成为猥亵幼女的遮羞布”的言论。两位小红帽“小猫”(化名)和“儿玉”(化名)表示,有关部门在了解到女童和该男子是父女关系后立即认为该男子对女儿没有不正当行为,只是出于对女儿的“过分疼爱”,这样的观念漠视在家庭内部存在性侵害的可能性,非常可怕,对中国的青少年成长极不负责任。

根据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调查报告《花季泪: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案件分析报告》,自2006-2008年媒体报道的340个个案,熟人作案比例达到68%。其中被生父、养父和继父强奸的占监护人侵害案件总数的 61%,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被性侵害的案件占案件总数的63.8%,还有8例是未成年男孩遭受性侵害的案例。根据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儿童安全基金女童保护项目发布的《2013-2014年儿童安全教育及相关性侵案件情况报告》,过去一年曝光的192起性侵儿童案件中,陌生人犯案仅占38起,其余80.2%均为不同程度的熟人犯罪。而广州市的一项调查数据更直接将矛头指向父亲,称侵犯儿童人群中排在首位的是父亲,达到21%

家庭内的性侵害隐蔽性强,持续时间长,受害人往往因为年纪小,缺乏性教育相关知识,再加之与施害者的权力关系极为不平等,很难逃脱这种侵害,许多被害人即使将受侵害的事实告诉其他人,也会受到他人质疑,更勿论获得法律援助以及其他的社会支持。

社会漠视:助长施暴者气焰

在中国,由于缺乏系统的性教育,人们谈性色变,大部分的家长不会跟孩子谈论性相关的知识,也不会涉及到教育儿童要有保护身体的意识,目前针对孩子的安全教育仅仅停留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却忽略了熟人间发生侵害尤其是性侵害的可能性,许多未成年在遭受性侵害之初,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遭受了性方面的暴力。

儿玉和小猫分享,她们在知乎网上看到关于珠海父亲亲吻孩子事件的讨论帖里,出现了许多网友自曝未成年之时遭受亲属性侵害的故事,其中多个案例都显示出,受害者曾经用各种方式向家人,甚至邻居求助,却受到拒绝和不信任的反馈,只能默默忍受直到成年可以离开家庭。儿玉分享道,自己在大学时期曾经听母亲提及认识一名男性,经常在喝醉后声称自己以后要把女儿卖作当性工作者,并且自己要给其女儿“开苞”,然而周围的人除了背后骂其无耻,没有人想过去干预,也缺乏相关的法律渠道去保护那位有可能遭受侵害的小女孩。

家庭并非避风港:儿童权利保障待加强

研究儿童遭受性侵案件的一位专家表示,现阶段,在国外有比较完善的儿童保护机制,如有性犯罪前科的人员无法进入与未成年联系密切的行业;在台湾,违反了强制举报制度或有性犯罪前科的人员无法进入教育相关的行业。

有专家建议中国也需要设立强制举报制度,建议在法律上规定社区人员、医生、教师等与未成年人经常接触的人具有举报义务,发现有未成年人可能遭受性侵害,应立刻向公安机关报告。

小猫和儿玉表示,性侵害对未成年的伤害非常大,应该加强对性侵害实施者的惩处,不仅要事前干预,事中提供法律援助,事后还应该建立社会支持体系,保护受侵害未成年的隐私权,为受侵害未成年提供专业的心理支持,社工支持等服务。她们也希望中国能够早日将全国性性教育的工作提上日程,让未成年了解如何保护自己不受侵害,享受生活,自由成长。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