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女声网首页 > 批评

双性恋,你看见了吗?——第六届北京酷儿影展双性恋影像侧记
 
摘要:当我们看见「双性恋者」受到的身份认同争扎和打压,鼓励她/他们出来「出柜」和肯定自己的身份时,其实是否看见到背后可能有更加合适「双性恋者」,甚至所有性小众,以至于所有性/别的出路呢?你看见了吗?这次今次影片和讨论会带给我们很有意思,很值得去思考的问题。


   

第六届北京酷儿影展于六月十九日至二十三日举行,影展至今已持续了十三年。影展旨在利用影像的传播与开放讨论使观众能看到并听到社会边缘的人群。酷儿影展所涵盖的议题广泛,包括:同性恋、无性恋、双性恋以及社会对性取向的压抑等等,可谓丰原多采。酷儿影展的延续实在不容易,作为展示酷儿议题方面的独立电影平台, 其讨论之议题或影片的性质使其成为边缘的存在。即使身处社会的边缘位置,影展乃致力展示边缘的声音,其努力值得肯定。

笔者有幸参与了六月二十一日下午的活动,该天的议题围绕着双性恋—边缘群体中的边缘。六月二十一日下午的活动在北京的法国领事馆举办,领事馆在国家内可以说是国界内一个边缘的存在。影展正在多重边缘交叠的位置中求存延续,把酷儿影像传播至民间乃至不同的角落中。

六月二十一日下午的活动主要分为两个部分:播放纪录片《双性恋革命》以及进行「你看见了吗?之双性恋革命」的论坛。 《双性恋革命》从历史和当今的角度,并访问国外的双性恋者,利用历史考据与个人独白为这群边缘人物发声。论坛的部分主要围绕着电影以及双性恋的议题进行讨论,先是台上嘉宾发言,之后就是台下观众与嘉宾问答的环节。双性恋的议题牵涉的概念或议题甚广,如人权、自由和多元等,电影与论坛也有触及到双性恋的权益、存在等等的问题。

一直以来,双性恋议题在中国,甚至在世界各地的LGBT 运动中都没有太多空间,双性恋人群所遭受的污名很少被重视,其诉求也很少被提出。

美国演员丹纳•卡维(Dana Carvey)曾经在《周末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节目里说:「双性恋是那些扒下任何一个人的裤子​​,不管发现什么都会得到满足的人」。

双性恋者一直在世界和历史上都被双重的压迫着──他们在异性恋与同性恋的二元结构中找不到位置。在非此即彼的逻辑下,双性恋被异性恋社会批评太过酷儿,同时也被同志社会批评太直(straight),如此看来,双性恋俨然成了一种「不是什么什么」的状态,既不是同性恋,也不是异性恋;或者更糟,是伪装的同性恋或异性恋(Bennett 1992)。例如,女同性恋者对双性恋女性常有一种负面态度,那就是双性恋女性终究会为了男人离开女人。当「非异即同」成为情欲的标准选项时,双性恋似乎是掩饰自己身分的同性恋、或只是从异性恋过渡到同性恋的短暂阶段。因此,无法融入异/同二分系统的双性恋承受了「不是不被看见就是被扭曲」的后果。 (Blasingame 1992Hutchins and Kaahumanu 1991:369Orlando 1991) 

而双性恋恐惧症(biphobia)是一个新创语,用来描述那种观点:一个人不是同性恋就是异性恋,或认为双性恋是「被污染的」。面对这些恐惧和迫压,双性恋者总要面对着身体认同的问题。

在是次「论坛活动——“你看见了吗?之双性恋革命”」的讨论会中,五位嘉宾:苏茜(双性恋身份早期中国同志运动参与者), Alex Tso(巴西双性恋组织Bi-sides创始人之一), 韦婷婷(双性恋身份北京纪安德项目主管), 汪梅子(电影字幕翻译),Hibino Makoto先生(双性恋身份日本跨性别研究者)对于影片和双性恋有精彩的讨论。

苏茜认为双性恋是比较过时的标题,相比起双性恋这词,她认为酷儿和性权比较有用和合时,而且酷儿和性权是不用身份归类,也不必出柜。而Hibino Makoto先生也很赞同,他认为双性恋的概念在强调男女这二元分别,他表示,现在则多使用「泛性恋」(pansexual,或omnisexual)与「后现代性恋」(pomosexual )这些名词。

「双性恋」的确是一个比较不及时,而且这词也确带着很多限制;例如一个变性人的身份呢?变性人打开了一个性别连续而不是性别二元规则,但代表不放弃或忽视性别的念头,而这是不能用双性恋和二元性别理论去理解的。对于这些,「酷儿」和「泛性恋」无疑是一个更新更能解决问题的方向,酷儿理论是在挑战与拆解旧有的认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而「泛性恋」则打破了二元性别理论中的框框。

当我们看见「双性恋者」受到的身份认同争扎和打压,鼓励她/他们出来「出柜」和肯定自己的身份时,其实是否看见到背后可能有更加合适「双性恋者」,甚至所有性小众,以至于所有性/别的出路呢?你看见了吗?这次今次影片和讨论会带给我们很有意思,很值得去思考的问题。

参考文章

曾渼津& 游美惠(2008). 试论台湾双性恋者的身分认同、社会处境与情欲实践. 《研究台湾》, 5 .

Bennett, Kathleen, 1992, ” Feminist Bisexuality: A both/and option for an either/or

world.” Pp.205-233 in Closer to Home: Bisexuality and Feminism, edited by

Elizabeth Reba Weise. Seattle: Seal Press.

Hutchins, Loraine & Kaahumanu, Lani 编着、陈谨华译,2007,《另一个衣柜双

性恋者的生命故事与认同》。台北:商周。(Hutchins, Loraine & Kaahumanu,

Lani (eds.), 1991, Bi Any Other Name: Bisexual People Speak Out. Boston: Alyson.

Orlando, Lisa, 1991, “ Loving Whom We Choose.” Pp. 223-232 in Bi Any Other

Name: Bisexual People Speak Out., edited by Loraine Hutchins & Lani

Kaahumanu. Boston: Alyson.

 

作者系香港中文大学学生,现为妇女传媒监测网络实习生。

 

评论





相关文章